首页  »  迷情校园  »  迷奸罗老师(转贴)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

迷奸罗老师(转贴)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

添加:2018-10-19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迷奸罗老师(转贴)_校园情色_激情都市,




>老在夏天喜穿一身白色的套,及膝的裙子,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而在那候,我就特的喜偷偷的看几眼老的小腿以及她那可的小。每老有穿子的候,我更是心不已。雪白的小也是老我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

年少的候是喜浮想篇的,而于女人也有了蒙的渴望。

那候,是希望可以看女子衣的神秘之,而高典雅的老就成了我班中男生眼中的最完美女性。而我也不例外,只要是老的,男生是最安的。老在真的授,而我在底下偷偷的小差,目光是有意意的瞥上老几眼,又迅速的逃。

想起年少的真,在真的是感到十分的好笑。在那老的慕已深深的植入了我的心底。我知道,我以后遇到,也不忘老了。

直到有一天,生了一件小事情,才使我老有了一些近似于邪的念的,直到在我清楚的得的情景。

那一天老穿了一身白,洁白的套裙以掩老的如雪肌,反而肌托成了人的粉。微微及膝的裙子以掩丰的大腿,并且的透出了老穿的的形。

蒙的三角是那么的人,老天有穿子,白皙的小踩女式的鞋,鞋的跟高3厘米,使老的成一“弓”形的子。若是仔察,就可以老的指是多么的可。

我看到了老的衣的候,我突然有一种想抱起老的,但是少年的羞与理智阻止了我做下去。其在想起也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一些少年候有的激情或者是色的幻想,假如我要不是抑那种念,也就有以后的那么多事情生了。

今看,不知道是喜,是一种莫名的感触。

老的音柔而又婉,我想起了一句很俗气的——幽谷百。也老真的是一只百也不定啊。我偷偷的想,也是啊。一少年,能有什么形容可以述心中的感呢。然而更加另我心中惴惴不安的事情生了。

老上了之后,在台前休息。我透木制的桌,看了我另我今生以忘怀的情景。(那桌是木板制的,于很的西了,由于年代的久而在木板拼合的地方有了裂,有大有小的,我想年的朋友一定明白的)。

在桌的另一面,老是岔腿坐的。可能是由于她知道有木桌,所以有了些安全感,再加上是上,就放了。管是朦的些白色,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是老腿神秘的部位。因裂看下去,就可以的看老的一雪白的大腿。

我努力的眼睛,死死的盯桌的裂。在一那,我迷失于自己的不意的中了。可想而知,那候我什么也不知道,有所的成年人的,只有少年人的。然很朦,但是我信自己的眼睛。

那之后,我的迷上了种偷的趣。不,那候哪有什么偷的法。我也特的喜夏天,喜老穿裙子上。有候就是在偶的小中,我也喜目光不意的,希望更加有趣的事情。

而老在我的心中,除了真的敬仰和,也有了一些叫欲望的西。

初中三年的候,我落了,不,也的上是成熟了。我有什么抽喝酒的坏,我是狂的迷上了A片和成人片。

我最喜察的,也是那些片或者片子中女人的神秘的三角部位。而那候,我也知道了什么是叫做美腿,什么叫做人妻,什么叫做欲望,什么叫做物癖。

我常常暗自的想,也我真的有一些物癖也不定,因我在最后一夏天再次偷偷的察老的腿的候,我有一种想要扑上去抱住狠狠的摸的。

我甚至有一种自己都害怕的想法,就是想用老的腿好好的摩擦我那日成熟的巴。

我在老的各种幻想中走了我的初中生涯。

高中真的很累,甚至是三年都有与老系,只是在偶放路母校的候遇她。

老是那么的年,迷人。而我老三年的感激和尊敬,逐化做了种种的欲望。我真的很想老倒在身下,另我所欲。然而我的理智告我,是不行的。所以我一直有特意的去找老,因我怕自己不住她的欲望。

自知道初中很好的一女孩成了某网吧老板的情之后,我待人与人之的系已看的很淡泊了。我了解到人与人之是由种种的欲望而接起的,如果刻意的制它,那有一天爆的比烈。

高考之后,我上了全重的大。放了3多月,已近了。我突然有一种,特的想我的老。允我用“我的”,因在不知不中,我老的欲望已到了骨髓之中了,法自拔。

李是我初中的死党。一天他找我,在教天一起去看看老(我与李是在初中同班,他是班,我是委),我想也有想就答了。

一慢而又有力的敲,我与李于到我朝思暮想的老了。

老是和三年前一的漂亮而又端庄。她身上穿的是翠色的真衣裙,但是一也有漏出衣的形。而她的腿上穿的筒,我猜想老下班。

她到我很惊奇的子,可能她也有想到今天我吧,竟我已是要大生的生了,但是上就恢复了她一如既往的端庄和的子。

“HELLO,李,,你怎么了,你的高考怎么?一定是很不吧,我猜就是,你可是高才生啊。”老打趣招呼我坐下。略歉意的:“我女儿今年上初中,先生在在上班呢,我是老,今天放假就回了,想到你也了,家里有,也有收拾。”

“哪有的事情啊,老你家可比我家干多了。”李笑了笑,又看我:“喂,你有良心的小子,也不一些西。三年都不看看老,光和找女朋友了。”

“咦,,你也在高中不好了,找起女朋友了,告你啊,可不要被小姑娘了。”老感到很惊奇。要知道我在初中可是出了名的乖,就李在初中都搞象被老几次,而我有方面的,我在初中是喜玩。

“老,您上他啊,我可是好孩子的,怎么可能那啊?是李在造啊,象我么老的人,要找也在大才啊。”我忙的解。在心中又偷偷的加了一句:如果您算作初的,那就是早就有了,而且到了根深蒂固的情形。

老我的气,也就笑了笑,指指李,:“你啊,是喜瞎告,真的是大了不少,脾气一也有化。好了,你了就吃一吧,便也下我的手吧,我女儿今天住他家,先生晚上要上夜班的,不回。本想省些事情的,既然你了,就一吃吧。”

老的很便,有完就往房走。(我和李在初中与老的系都十分的好,所以也就很便,再加上老与生是人之常情,大家不要疑惑。)

李与我听了忙站起,李上就:“不要了老,得是教的,您怎么可以自的去干活呢。”

我上也接上:“老,要不今天在外面一些西吧,就是我和李一您了。您教了我三年,我怎么也要意思意思表示下自己的心意啊,反正我也有什么西,是不是啊?李?”

李听了我的,也是是,并且和我一的老。

老听了,稍微的思考了一下,:“也行,不你是生的,怎么可以你出呢?是我要几小菜吧,也便下你高中的事情。

李好,你到了高中可是一消息都有啊,有什么有趣的事情生?”

我与李听了老的,互相使了眼色,答了。而我心中也想到:“在是么的,呆要交的候去交不就可以了?”我与李是多年死党,互相都了解方的想法,所以在就先答了再。

老用在店要了几家常的小菜,便与我聊起校的一些事情。

到初中的事情候,都未免的感慨了一二。

李气氛有了一些沉,就笑老:“老,您得初中聚餐的候他死活也是滴酒不?那么多人,女生都喝酒了,但是就小子怎么也不喝,什么自己酒精敏什么的。其小子都是在瞎呢,他老**酒量超的害,白酒都可以喝上半斤不醉的,他能差到什么地方啊?”

我一听,忙的否:“不是的,老……”

有出口,老就笑道:“真的是。男孩子然不能酗酒,但是稍的喝一些也有什么事情的。男子嘛,都要在社上的。”

李听了也在一的起哄,我事情都到种程度了,否也有什么用,忙的解:“什么啊?我只是有喝啤酒而已,我可可以喝葡萄酒的啊!

要不今天我去一瓶啊,你看看啊?”

老听了,本不是很愿意,但是被我以今日一,再就是年的借口了。而我就出去酒去了,走之前又李使了一眼色,李意的。

在老家的客中,我和李与老高中的趣事(李与我都在我那重的中)。吃店送上的一些家常菜肴,喝啤酒(我了4瓶啤酒一瓶干,老以多了,但是我又不一定喝完,也就有意了)。

在笑中逝而,而我三人早就解了啤酒,正在不知不的喝干。

也是借酒,也是本的意愿,我的就到了老的身上。

而之中些真的美与喜之情,也老的本就由于酒精作用而的粉的小更加的,出而又目的光彩,使我和李看的心中激不已。

喝酒的人都知道,要是光喝啤酒的不醉倒的,但是要是酒喝,就很容易醉了。李与老很少喝干,而干的后又十分的足。

到了后,李得不行了,便起身与老告,而老看了看李那子——站起都有麻,都不是很清楚了,就心:“李——李——,要不——你——你先休息一下。呆——醒下再——再。”

敢情老也有一迷糊了,也是作老的持,才有倒下吧。(竟我是她的得意生,而由于我和李的敬酒,她比我喝的都多,而我在三人中喝的最少,所以也最清醒。反正我本就不喝的,也就有了所的酒中自尊的。)

“老,您急,您也有些喝多了,先李在沙上休息一下吧,呆我把他送回家吧,我在先去洗清醒一下。”我老与李都成了子,忙了自己的想法。

老听了,:“我—我先在—在沙上休——休息——”就要起身,而身子有站直,就晃了一下,得我忙的一扶。

而在那一那,我的手第一次如此密的接触了老的。我的心中一下的抖,忍自己的欲望,小心的老扶在了沙上,她的靠沙的扶手,半身自然的平躺在沙上,腿由于我不敢碰触,而依然斜垂在地上。

看老身子靠在沙上,眼,小嘴微,中散出重的酒气。我突然有一种想一的,但上就克制住自己了,忙的到了所的水池旁,狠狠的洗了几把,子一不的呆。

不知道了多久,也是几分,也是半小,我于狂的欲望中冷了下,又洗了把,所中走出。

我回到客的候,李已趴在桌子上睡得死死的了,而老是那姿,但她口中的微酣中,我知道老已睡了。

“怎么可以呢,”我老睡在沙上,枕在扶手上,第二天脖子疼的。出于老的敬,我上去的推了她几下,她有一的反,就加大了力度,老是有一的。

“看酒的后是很大的?”我了,突然注意到老的粉色的小。一种作的念油然而生,我用手的拍拍她的。拍了几下,有,子又逐的大了起,始加重了力道,是有反,于是我又加重……

每人的心中都存在魔性,“啪”的一脆之后,我一下自自己的魔性中醒了,出了一的冷汗,都不敢一下。

然而令我惊的是,老都有醒。我慌中清醒之后,看老右的的一道明的印,心中也有了些歉意。但我的眼瞥到老的包裹在中的腿之后,我的目光在也法的分了。肆忌的婪得注,只手也如魔一般的在上面摸了起。

我已法控制自己的作,只是一种近乎本能的行。老包裹在中的腿是滑的。我然有接触到在的肉体,但是我感得出那其中的柔。

的,我已自己的了起,在短上,而且身体也有一些的。而在候,我的手也逐的老的大腿而向上摸去。

“咦?”我的手向上,但是有向我想像的那碰老大腿上那的皮,而是。我愣了一下,手又往上摸了摸,才老的很特,是如同子一般穿的。(那我不知道那就所的)

“我是怎么回事呢,老穿的真的衣裙看不里面的小的形,原是有西在呢?呵呵,西可真的很方便呢?”我自言自。而手有下,候,我的手隔正在的摸女人那最神秘的地方。其有什么感,但是心里有一种近乎的快感,而我的已底的了起。

正在候,老的腿的了一下。而一下,可把我的,怒的小弟弟都差得了。手也忘了收回,的看老。而老只是腿全放在了沙上就在也不了。

片刻之后,我小心的抽出放在老三角地的手,的吐了一口气。想要放,但是怎么也不甘心。

我的目光客,李仍然爬在桌子上睡的正香。而我的瓜在快的旋。用什么西呢?老喝酒喝醉了,再她什么呢?了,在白酒就可以了,她就不那么容易的醒了。

其此老已是醉得沉沉的了,而她腿放在沙上不是一种本能的反了。而我竟是毫,所以又想到用白酒再灌灌老。

想到就做,我不敢老家中的酒,所以就又出去了一杯3的二。(是在水杯中的酒,好一杯3,度也很高,而且便宜,所以我用一杯而不用一瓶。)

我打了杯二,老的小心的扶起,酒杯放在老的嘴。老迷迷糊糊的抿了几口,就不再喝了。

我一看,可不行,她要是不喝的,我怎么敢安心的去摸她。一袋,竟然自己喝了一大口,也不管老不醒,就嘴嘴灌了下去。

白酒真不是人喝的,辣死了,但是我也有在意。

灌了近一杯的候,老的身体已底的下了。其中可了我好大的力气,捏鼻子都用上了。

一切都完成的候,我赶忙去了所,漱口,并把那酒杯窗下扔了出去,才回到了老的身。

老在了沙上,一不。只是呼出的气有重的酒精味。我慢慢的掀起她翠色的衣裙,漏除了肉色的薄薄的。

我才看清楚,老穿白色的,上面有色的花。也是啊,象老的端庄美的人怎么可能穿什么丁字?

(不要我什么知道丁字而不知道,丁字在漫上就有,而切出的几率很高的。)

我小心的老平在沙上,腿微微的岔,她的拖鞋凌的扔在地上。(她家的沙很大的,而且很柔)右手弄另我挂肚的小,而左手伸到她的屁股下面,感受那丰的臀所的震撼。眼就死死盯住老大腿的根部地。

足足持了有一刻之久。猛然的,我的右手抬起了老的右,放在我的嘴跟前。的嗅了下,有那种怪怪的异味,而是一种成熟女性所有的气息。

情不自禁的,我的伸出舌,用舌尖的舔了一下老裹在下的玉足的心,芊芊玉足是那么的雪白而又柔。

我又的舔弄了几下,就依依不舍的老的搭在了我的左肩膀上,有想到30多的老的身体是么的柔,我不禁怀疑月究竟了她什么?也只有那成熟的丰吧。

我坐在老的腿中,她的右角就在我的左肩上,而她的那只于女人的神秘部位也更加的暴露在了我的眼前。然有的隔,但是我已可以清楚的看老的神秘三角是微微隆起的。

“也是那些毛吧。”一想到里,我的下身已完全不受控制的直立了起,的短。

“反正都睡了,干脆哪出吧。”我又向李那方看了几眼,之后做出了定。短的一底的放了出。

我吞了几口口水,左手的摸老的屁股,而右手的她腰部的中伸了去。老的皮可真的很,我有碰如此的肌。

(只是一形容,在此之前我碰的最的皮可能也就是出生几周的小吧,最后那只上了餐桌,味道不的,但是我是万万不能老与相比的。)

我的右手的作很慢,很柔,我的指碰触到些茸茸的西,我再也法忍受了。我突然有了一种尿意,并且非常的。我知道,那是我要爆的前兆。(不要我怎么知道,高中生理上有,有趣自己看,而且然我有自YY的,但基本的方面知是有的。)

“不行,要是就弄沙的。”想到此我忙的右手抽回,握住自己的要阻止它。而左手要小心的老的右腿放在沙上。

我起身便想往所中走,但是眼望老她那微的小嘴。一种邪的念突然的生在了我的海中。

男人也真的是下半身的物。我不受控制的走了去,起的往老的嘴中塞了去。我只感到一种暖而又柔的空包裹了我的。种感另我的手更加的抖,而全身上下也的的,好像把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握的右手上。

我望我的一一的入老的嘴中,而子中清晰的出老上朗英文的候,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端庄……

我的的最前端碰触到了一更加柔的所在,我知道那是她的舌,才在用口灌酒的候由于急也有,老的舌是那么的柔嫩。我控制力道,做微的活塞。

我第十次(我也不得了,大概吧)碰触到老的舌尖,我了,的精液一骨的灌了老的嘴中,并且向外逸了出。的我忙的有右手去,到最后拿了生巾才有精液滴在沙上。

爆之后,我的欲望也降了很多。看一向敬的老如影中淫的妓女那口中流出精液,心中的歉意到了,而心也更加的豫不。

我跪坐在地板上,左手伸老的衣裙把玩她的乳房。其老不是那种丰的女人,她的乳房用一只手就可以握住三分之二,不乳稍微的有一大(也是自我感了),但是极的柔,有硬起。(我并有怎么刺激老,我是很小心的)可在在我的把玩下也逐硬。

左手呢,正在老的部慢慢的揉搓,老的毛很,的,完全覆住了那神秘的三角部位,而在些柔的脆草之中,藏一只有指的,然老的腿是微微的岔的,但是那是的的。

我猜那一定是老的性交不繁而造成的,竟她是勤的丁,而她的老公是的大夫啊。

人的工作都那么忙,有什么多的啊。想明白了些,我的也又硬起了。不我的手只感慢慢的在四周游摸萋萋芳草地,或者偶的那逢做往返,毫不敢插去感受一下里光。

人都是得寸敬尺的物,而且也是一种大妄的生物。明明才不敢太分,而在不足只有的手中快感了。

我拿了几餐巾在旁,的抱老的上半身,她的上半身移在沙下,而腿就全放在沙背上,岔了近有60度。

一刻我又不得不一下老身体的柔程度了。平端庄如的她,有想到竟然是的一骨尤物。哦,也尤物并不正确,因老的胸部并不是十分的丰,但是做一方女性,我想太于丰只是平添了些妖的色彩,那反而人法生喜,有的也只是欲望了。

我的舌隔老薄薄的,她的拇指始添弄,然隔一西,感也并有想像中的那么美味,但是心里上的足是的大于肉体上的享受的。

我想也就是那些腿癖真正中于的原因吧。舌舔了心,爬上了她那的小腿,到那丰的洁白的大腿,逼近了那神秘的方寸之地。而在上也淌了一路的水。

我停下了,仔的察了一下老的与(主要是心一不好恢复)只手拽和的,便向外去,老的三角之地的第一根毛漏出的候,我的又不禁跳了一下,好碰触到了老的秀。

又令我一的哆嗦,些再次的射精而出。

我不敢的太多,1只是好整部完全暴露于我的眼前,才用手摸起就老的毛很是柔,在看起才,它是那么的,甚至是微微的,好和老的一色。而那的毛然很密,但毫法掩那正中的。

由于老的腿岔的大,那道逢也微微的看她的里模。粉而又嫩,有一小小的肉芽漏了出。不像我在VCD中到的那些女的一,是又松,又黑。本我以都是那子,而今看了老,我明白了去的有多么的离。

我俯下了身子,我那硬起的塞入老的小口中(依不敢入太多,如今想起,那天可真的很累,也那我很吧,少年知,的很啊,然在我也很的)。

而手沙,不敢在老的身上,怕醒了。而嘴好在了老的神秘三角洲。用鼻子嗅嗅老部的气息,有一种那只于女性特有的微微的味(里是形容,在之前我可有接触其他的女性,但是有人的,只好猜了)令我在老嘴中的又硬了几分。伸出舌添了几下毛,那柔的毛被舌添起很舒服。

于,我的舌尖触到那**的肉芽,的,嫩嫩的,就好像涮羊肉中的羔羊肉一般(鄙我吧,不吃羔羊肉的人都明白,的确很象,我是俗人,有文化,不要怪我不形容)。另我嘴在老的部上面的含,不自然的一一的加重了力道。

而在口中,舌也一也不,使的添那肉芽,并逐的往里面侵入去。舌被滑嫩的四壁包,舒服的我四肢力,差一就在老的身上,好我在欲望中保持几分的清明,可能与看的《厚黑》有系。

在何种情都保持一的冷(不小心又跑了)。舌在老的**中打圈子。突然老的**中涌出了多的液体,始我以是尿液,竟喝了酒的,害的我是不敢离又不情愿。但液体的入嘴中,毫有那腥臊味道。

我才明白,是老的生理的自反,也就是中的高潮……

我添弄老的部,了有十分,在是很累,胳膊都有酸了。

其心理与生理上的重在是十分的消耗体力。我吸干了老部的水。但是有吞下去些我的口水和老的体液。而是含在口中。

我再次凝老那由于受到我的口水和她自己的液的浸泡而愈嫩的**,哦已不它**了,也花蕾才能更好的描述出此老的三角神秘部位。

若才老的**是含苞未放的花骨朵,那在就真的是正在慢放中的花了。人比花儿花更啊。本就粉嫩的花蕾在更加的姣妍,而花蕾往,的蜜肉仿佛出水一般,垂然欲滴。

我勉的出一只手,用一根手指的插入了老的花瓣之中,我只感到自己的手指插入了一暖的所在,那才看的蜜肉手指好不舒服,我了圈,果然里面是的。老的**很,更加另我肯定了老的性生活很少。

我慢慢的控制自己,我的老的丁香小口中抽出(其也有入多深,只不是接触舌而已)。我完全离老的小口,一种失落的感涌入了心,我微微的晃了下有酸的手。

看了看老此的姿,她是和才一,不腿已沙背上滑了下,不自然的蜷曲。

“要是的,老明天全身很受的。”然老子极的人,但是出于她的,我放了老保持姿的想法,而是慢慢的她移到了沙上。

我看仰躺在柔的沙上的老,突然一种邪的念出,于是我又她的腿微微的岔(由于的原因,法岔很大)。

“才老的**了,在干一下也很好啊。”我意的想。我的跪坐在老的,下身子,目光移向了老那微微的小嘴。

由于我的的她的嘴中离,所以此老的小口有合上,的小嘴中微微吐出混的气息,一股酒香味。我手的摸老的,慢慢的口入老的小嘴。如同才灌酒一般,的混了我的口水和她的液的混液体渡入了她的口中。

然我看不,但是我感的出老的喉在的,她的喉停止只是。一种突如其的快感莫名其妙的涌入了我的心中。

我很快的就迷失在里面了。直到我的舌尖碰触到了老的香舌,才把我那之中醒,但上又沉迷于更烈的感官享受之中了。

(在里稍微解一下,我那第一次突如其的快感是于心里上的征服,而第二次是由于真正意上的吻,才灌酒的候很,所以即使有接触也有在意,希望大家的理解。)

我与老的口舌,是我才接吻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情,尤其是舌密的候。我的舌在老的口腔中,而舔舔她的牙,而的舔舔她的舌,老的舌也在她自己的口腔中。

我的口水渡入老的小口中,而老的香津被我吸允。我在不知不中迷失了最后的本性。

我不知道欲望是如何生的。我只是明白,烈的欲望席卷而的候,作一正常的男生是法抵(是我是的年,可以上是男生吧)而法抵的后果,就是逐的失自己。做出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

在迷失之中(以下作粹是的猜,我也不知道手是怎么的,不是了文章完整性),我的手也逐步的老的离向她的身上游走,而我的身体也在位置。

可能是有意而,也可能是意造成,我激情中恢复自我的候,的我本挺的差了下。

此的我坐在了沙上,我的短与衩就在一的地板上,而我的就老未褪下的下面穿,只是在微微的有一些的,而老呢,莫名其妙的面向我,叉坐在了我的腿上,而我的手呢?右手老的腰,指尖可以碰触到她的左的乳,而左手不客气的后面摸老的**,食指插在**里面,都有指了。(才多才是一指的)

然她的衣服有在才的激情中遭到,但是我的腿感的到,老那有褪去的正的抵在我的腿上,都有撕裂的可能。我不知道我老灌的那些酒有有持久性,也不知道才的自己都法控制的作有有惊老。

“也我再一下,她就醒。”念的在我的海中徘徊。

恐慌与害怕也是欲望最烈的催生,我的更加的挺直到到老未褪去的的候。我在不得不感慨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物的同,也知道自己的不多了。

在老有醒,不到法挽回的地步,然而在我的的“硬”

的攻下,老的是不支持的太久的了,若她的一撕裂,我恐怕就永也法再次的一芳了。

我小心的手抱在老的腰上,想要她我的腿上抱离,但是老的身体在是太了,只一力气都受不了。我是第一次的怪老有么柔的身骨。

有法,我只好我的身体作老的依靠,以此老扶起。老的乳在我的胸膛上,但是我有感她的柔。

我抱老,她的放在地上,呈一八字,毫不能支身体一的重量。老的身的重量全都在了我的胸膛上,但我感受不到一疲。

才的作有惊老,不得不令我怀疑酒的效果是不是有一些太大了,但我看挂在老嘴的一足的微笑,我逐的明白了。

也今天于老而言不就是一很罕的春了,但是于我呢……

哲家常常喜探人存在的价值。他告我要的思考自己生存的意。我不知道其他候我不思考所的何存在。但是此刻呢,我的海中完全被欲望所占据了。

源于古所有的信仰都有性的探。而我作他的成者而言,是思索一下性的妙了。如果去我是懵懂知的小儿,不是性的好奇的,而在我就是那初涉神秘域的少年,我思索,故我存在。性的升,也就是人生的升吧。

我的老有褪完的上穿,我的下面好碰到她的(一直有敢把老的下,怕不好恢复)。而老的部生的很低,她站,花蕾微微的分了口子,的在了我的的上,由于才的的故,在那花蕾的里面是乎乎的,小小的肉芽也在了我的的上面。

而她那神秘的三角洲上的柔的毛,正好的在我的的小腹上,我的的喘气而摩擦我的小腹,“有一天我要得到老的所有毛。”我邪的立下了所的斗目。

我的身体一不的感受那有的快感,一只手把玩老的挺的臀峰,偶有一只手指微微的插入老的肛中,但都是一插即出。老的**旁也生了些毛,到另我很惊,因我有听在**周毛的。

在我的手指与老的**的短接触中,我明白了老的**是有人接触的。想到了,我的又硬了多。

同也立下了今天的第二人生大志:“有一天,我仔的把玩老的屁股的。”

我的吸了一口气,想要我的老的大腿中抽出,但是就在抽出的候,我感受到了自老与花蕾的重摩擦。下面粗糙而,上面滑而又柔。

种快感另我感到了狂。于是我就回回的收小腹,而我的就回的感受种摩擦的快感。直到我的在忍受不住,上就要尿出的候,我才放了收小腹,反而去用全部的精神控制自己的尿意。

我忍想要射出的快感,老放在了沙上,慌忙向所赶去,我知道,一回是真的要尿尿了。

我所出的候,我的心中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中。然在一切都十分的利,但是在最后的一,免被老。但是不那的又在的不甘心。我一想到老的嫩的花蕾,就硬了起。而正我下定心的候,突然了起。

“哦,我知道了,我上就回去了。”原是**,明天我就要去上大了,而在有回去查西呢,叫我回家。而我才知道已有10了。我吐了口气。心中想道:“也才是最好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