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古典  »  颤抖樱桃淫色精佣作者不详_古典武侠_

颤抖樱桃淫色精佣作者不详_古典武侠_

添加:2018-10-31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颤抖樱桃淫色精佣作者不详_古典武侠_



               颤抖樱桃



                 序

  生在充满杀戮血腥的中原武林,是身为武林一份子的无奈,同时也是悲哀……谁知在眼前明亮的康庄大道的后面,不正是一场场为名为利的惨剧吗?正如名句:「半生闲隐今终止,一步江湖无尽期。」

              (一)淫色花蕊

  「来来来。小弟初逢贵宝地,看倌们请上前。有钱的给钱,没钱的赏个脸。」
  说这话的乃是一位 髯大汉。身高七尺。

  虎背熊腰,双眼如同铜铃一般,有神地望着四周。粗旷的外表下,有着一股凌人的气势,张飞再世也不过如此。

  大汉单手挥舞着一把长柄方头的石槌,正在表演俗称的一千零一套°°心口碎大石。

  「各位老乡,今儿个我一个人如何表演呢?总不能叫我自己扛着石板,槌子凌空来碎石吧?请大哥们来帮个手。打死不用赔,做鬼也不追。」这会儿众人心想:「这槌子足有百斤重,光拿起来已非易事,更何况是碎大石。」

 ⊥在众人无言,大汉得意之际……

  「我可以试试看吗?」一声清脆的声音由人群后方传来。待众人定神一看,一条轻盈的身子已越过厚厚的人墙而至。来者原来是一名年轻女子,留着一头及腰的长发,水汪汪的双眸。加上皎好的面孔,美艳却又不脱稚气,身着淡黄色半透明蕾纱,内着一件紫红色低胸兜衫,玲珑的曲线一览无遗。腰际垂着一片翠绿翡翠,腰后则挂着一把华剑,下着一件樱色短裙。神秘女子嫣然一笑:「怎么?我可以试试吗?」

  髯大汉先是一愣,随后大笑:「哈!小姐。你行吗?五百斤的石槌,别说你了。就连张翼德再世也拿它没法。」

  众人哗然:「五百斤!五百斤的石槌哪!」「这小女孩是自讨苦吃啊。」「别玩了,回家去吧,我看你连五斤都举不起来呐。」「走吧!回家吧!」「……」人群鼓噪了起来。

  有人觉得这女孩神经不正常、有人认为大汉神力无匹、万一一生气,搞不好揍这女孩一顿,这还得了。纤若嫩草的女子,那禁得起一揍,便极力劝阻她做傻事。

  但下一瞬间,一切的喧哗完全地消拭无踪。只见神秘女子面不改色,伸出雪白如玉的右手,缓缓地举起了大汉的石槌,依旧甜甜地笑道:「我能试一下吗?」
  这下子,众人眼镜跌得满地,半天说不出话来,连大汉的嘴都张得老大。但嘴硬的大汉仍说:「好!如果你能够打碎大石。我铁风棠三字就让你倒过来写。」说罢,便将大石放在自己胸口。大汉深吸一口气,气凝丹田,大喝:「来吧!」只见神秘女子轻轻地说道:「承让了。」一道光影便当胸劈来。大汉只觉得胸口一麻,睁眼一看,三寸厚的石板已片片破碎,不禁冷汗直流,说道:「你你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神秘女子淡淡地微笑:「罗墩华梦神,大家称呼我为小梦即可。呵呵呵……」
  神秘女子说完便一跳,跃出了层层的人墙。大汉佩服地说:「破石不伤骨,好厉害的人物。罗墩华梦神,今天的事,铁风棠今生难忘。」

  话说镇外五里的地方。一名身材高挑、双眉如画,犹如天仙下凡的持剑女子,站立在树下,似乎正在等待什么。只见梦神三步并两步地跳到持剑女子的面前,笑着说:「师姐,我回来了。我告诉你……」

  话还没说完,只见持剑女子冷冷地说:「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你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刻钟。」

  梦神不好意思的笑着:「对不起啦!那这样子好了,雅仪姐,照老方法补偿你好不好?」说罢,小梦便抱住了雅仪。

  四片樱唇互相结合,雅仪感到身体一热,小梦的舌头已潜进她的嘴里。雅仪也不甘示弱地还击,两人的舌头在彼此的口里互相交缠,展开喜悦的前奏。小梦毕竟技高一筹,雅仪被吻得如痴如醉,两人双双平躺在树下。小梦揉着雅仪丰满硕大的胸部,雅仪也开使替小梦脱衣服。小梦不停地用拇指挑弄雅仪胸部的突出物,虽然隔着一层不算薄的衣服,但雅仪的乳头已被小梦拨弄得兴奋起来了,明显地耸立在乳房之上。小梦将左手伸进雅仪亵衣内,搓揉着越发坚挺的乳头,右手则探进雅仪的神秘地带。

  小梦还不时说着:「仪姐的胸部不管何时都是这么大大的、柔软的,小洞洞也这么可爱呀。」说完,小梦便伸出双手,抓住雅仪的两手,往自己的乳房抚摸。
  「仪姐啊,小梦的胸部也不赖吧!虽然没有你的那么大,但触感也很柔软舒服吧!」说罢,小梦把雅仪的亵衣往下拉到了腰际,雅仪巨形的双乳便呼之欲出了。

  正当小梦专心搓揉着巨大的胸部时,雅仪已把小梦的衣服完全脱光了。小梦成熟的胴体,令任何男人看到都会喷鼻血。一手无法掌握的乳房,桃红色的突出, 纤合度的细腰,加上一撮黑色细柔的绒毛,堪称人间尤物。在小梦熟练的指功下,雅仪被抚摸得娇喘不停,间接影响到跨下的性感。雅仪知道自己已开始流出来了,但却不作声。

  眼尖的小梦看到雅仪分泌出来的爱汁把整件内裤沾湿了,便转移目标,脱下半湿的内裤后,把雅仪的双腿分开,露出女人最美丽的地方,开始不断地舔着。雅仪兴奋得下巴挺了起来,双手抱住小梦的头发,发出甜美的泣叫:

  「啊…啊……小…梦……你的……舌…头……可以…往我的……小穴里……插进去……我的……里…面……把…我……搞得……流…出…来……舒服……吧。」
  小梦依言,把粉红色的舌头插进了雅仪那小小的花穴。小梦用她小巧的舌尖不断地刺激雅仪充血的肉壁。每当舌尖舔触到敏感的肉壁,雅仪全身犹如触电一般,大量的洪水从小小的水库中滚滚而出,把小梦喷的一脸都是。

  小梦笑道:「仪姐呀,你喷的我一脸都是!该怎么处罚你呢……有了,换仪姐你舔我的穴穴吧。仪姐的舌功也好厉害的呀!」说完,小梦便将自己迷人的玉户摆在雅仪的脸上。

  「仪姐,你可以开始了。记住喔,没有把我搞得流出来之前不能停唷!我也来把你弄得更舒服吧。」小梦顽皮地笑道,同时拿起自己的佩剑,瞄准雅仪的花穴,便一鼓作气地用剑柄插入。

  「啊……」这突来的快感,使得雅仪张口淫叫,下体不断地颤抖着,大量的花蜜从花瓣中喷射出来,使一大片的草地上,沾满了大量黏黏透明的爱液。小梦不断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整只剑柄都湿淋淋的。小梦格格地笑着:

  「仪姐啊,你喷出好多好多的蜜水喔!一定很舒服吧?不过真是的,师姐你这么漂亮、善解人意,加上拥有一片令人兴奋的花园,只要是人,没有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的。可是师父他……」

  雅仪娇喘连连地说:「师父他……是…个……大……木头……我…我……」说着说着,雅仪竟流下了泪来。小梦见状,知道自己讲错了话。便安慰雅仪道:「仪姐,不要难过了啦!那这样子好,我自己处罚我自己好了。」说完,小梦把配剑交给雅仪。雅仪迟疑了一下,用着湿褡褡的剑柄,往小梦的小穴插去。
  小梦一边享受着肉壁的快感,一边擦拭雅仪的眼泪,说道:「我的好姐姐,你就把对师父的思念,全发泄到我的……穴……穴……里…吧。」小梦大声地对雅仪叫道。

  雅仪一咬牙,便加深了插入的深度。不一会儿,小梦的花瓣也片片湿润,剑柄的出入越加滑顺。小梦渐渐无力了,软趴在雅仪柔嫩的双峰之上。小梦花瓣上的蜜汁,渐渐滴了下来,沾的雅仪满手都是黏黏的淫水。小梦越发舒服,屁股不断地扭动,同时也唉唉地说:「啊……啊……仪姐……再来……我…还要……插更……深点……我……要…泄……了呀!」

  雅仪一听小梦要泄了,便停下了动作,起身吻着小梦的樱唇。小梦一时失去了快感,原来已经在洞穴深处蠢蠢欲动的突击队们,这下子全回家睡觉去了,相对取代的是不断分泌出来的淫汁。

  小梦觉得下体奇痒无比,但嘴巴被雅仪封住了,叫也叫不出来。正当难受的时候,雅仪已把小梦的口内糟蹋过一遍了。小梦不禁流下泪来,心里呐喊着:「雅仪姐,你在干嘛!我的洞洞痒死了,快来干我呀!我好难过喔!」

  雅仪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俏舌离开了小梦的小嘴。两舌分开时,银白色的丝线仍连住两人。小梦抱住雅仪,大叫:「姐姐……快干我…快干我…我……受不了了!」雅仪微笑着:「记住以候不要迟到啊!」小梦哭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快……我…忍…不…住…了……」说罢小梦便平躺在草地上。

  雅仪看着小梦的阴唇已充血得泛桃红了,花瓣不停地律动着,坚硬的果实充塞在粉红卸之上。雅仪探头过去,用门牙轻咬了阴核一下。

  「哎呀……」小梦大叫,双腿张得老大。雅仪用右手搓揉着绒毛,左手并着四只手指头,缓缓地插入蜜穴。小梦的花园虽然不大,但却极度的润滑,加上淫荡的本性,雅仪感觉到手指头被小梦的肉壁吸了进去,往好深好深的内部前进。不一会儿,雅仪的四只手指完全插进小梦的小穴了。雅仪感到手指被吸得好紧,一点也抽不出来,肉壁的本能发挥100%的功效。雅仪左手剩下的拇指则不断搓着阴核,小梦淫叫连连。雅仪发挥练武的本事,把手指缓缓地拉出、再插入、抽出、插入、抽、插、抽、插……

  忽然地,一股温热的液体喷射到雅仪的手指上。淫液毫无休止地喷个不停,小梦的脸发出喜悦的表情,双眼微闭着,相对小梦的阴道则「啾啾啾」的射出液体。

  雅仪抽出满手女性精水的左手,伸出舌头慢慢地舔着。小梦喘嘘嘘地说:
  「仪…姐……果然……厉…害……我…的…小穴……射…出来……了。」
  不过看小梦一脸「不足」的样子,雅仪摇摇头:「这个妹妹。」雅仪心想。
              (二)湿徒情缘

  正当小梦及雅仪两人着好衣装之时……一道强力的气芒狂旋而出,目标正是小梦。情急之下……「小梦啊!」雅仪一把推开了小梦,但雅仪不幸中了那劈山裂石的掌力……一切都太突然了,当小梦反应过来时。,雅仪那娇柔的身体已渐渐地倒了下去……

  「仪姐啊……」小梦急忙抱住雅仪,大声地叫着:「仪姐…仪姐……你振作一点啊……(哭泣)……你不能……你不能就这样离开我呀!」雅仪微微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一丝安心微笑:「……小梦你……安然无恙……那我就……放…心……」

  音未完,佳人已逝。

  雅仪泛泪的眼睛缓缓闭了起来,伴着一抹微笑,在小梦的怀中断气了。就在雅仪断气的同一刹那,两条人影如鬼魅般出现,一人形同颧罗,背上架着一把巨型镰刀;另一人面目清秀,手持玉扇,但全身透着一股凛冽的杀气,两者皆令人不寒而栗。

  形似颧罗的首先开口:「嘻嘻嘻……武剑官的得意门生文雅仪也不过如此。」
  「……」小梦默默地低头。

  另一人则开口道:「生何欢喜,死何畏惧。留神来,死神招唤,命不长啊。」
  「……为什么?」小梦低声地说:「为什么要杀了仪姐?除了师父,她是我唯一在乎的人。为什么……」

  「嘻嘻嘻……不用担心,你也要步上她的后尘了。」

  小梦冷冷的说道:「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要逼我开动杀戒?为什么,为什么啊……」语暴起,「一击无形」脱手即出,光芒瞬息及至。两人大吃一惊,迅速地闪过小梦的绝招。「杀人凶手。偿命来。」小梦抽出腰际的佩剑°°梦魂,如急雷密雨般攻向两人。

  面如书生的开口:「白镰音,死神招魂。速杀,不留命。」话音一停,白镰音便抽起背上的镰刀,一一挡下了小梦的攻势。

  小梦见一击不成,便跳到白镰音背后。「二齐双华!」小梦使用「七形天式」
  的第二式。但白镰音巨镰挥洒自如,以最直接的方式往小梦持剑的手砍去。小梦一惊,急忙缩手,只听到「锵」的一声,梦魂已被斩成两段。

  白镰音的镰刀还是紧追不舍,小梦连连后退,一不留神,镰刀在小梦雪白的手臂上划了道口子。小梦稍一移动,深红的鲜血从伤口处疾涌而出,小梦顿时真气混乱,脚一软,便跌坐在地上。

  「你没机会了,镰斩取魂。」镰刀从头上劈斩而过。

  正当小梦危急之时……一道气芒夹带沙尘,以排山倒海之势狂啸而来,硬生生地把巨镰震开。白镰音虎口一麻,同时连退数步,震道:「好厉害的功力。」一股袭人的杀气,将浓烟渐渐消散,一条雄伟的人影,从烟雾中缓缓步出,同时诗道:

  「沙尘起,风显日月照光华。雪花落,镜中干坤映云霞。无奈岁月如光,流逝狂少年华。天涯何处寻芳,痴心独泄白发。冰冷途,孤情半心今世定独航。言无尽,唯有一剑伴心忘情殇。」

  「来者何人?」持扇书生问道。雄伟身影默默不语,望着雅仪淡淡的遗笑,及受伤的小梦,剑眉深蹙,指着白镰音及持扇书生大吼:「白镰音、孟都服,今天如你们能挡我一招,天谴武剑官登门向乐皇道歉。」音量之大,连地上的小石都跳动不已。

  白镰音两人心头一震,知道极端将至,彼此眼神一对,白镰音的「破浪旋斩」
  加上孟都服的「百扇光刀流」如迅雷般攻向武剑官。武剑官手指凝气,格掉了两人雷霆万钧的攻势。正当两人欲回气再上,武剑官的剑法已出。

  「残酷份子,武剑官如今不念乐皇昔日之恩情,酷杀冷剑式之极道武剑,从今终止道天与西尘天……」孟都服尚未听完,武剑官的长剑已刺进他的心窝,热红的鲜血沿着剑上汨汨流下。孟都服转头一看,白镰音手上还紧紧握着巨镰,但头已不翼而飞了。赤色的血液从伤口疾喷而出,白色的镰刀上沾满了鲜血,泛出红色的闪光。孟都服发出恐惧的哀嚎,可是一切都晚了,武剑官的利剑已刺穿他的身体,孟都服魂归离恨天了。

  「……的关系。」武剑官抽出了长剑,剑锋还不断滴着鲜血。但伤心人总要面对残酷的现实,武剑官走到雅仪的身边,两手紧握住雅仪已冷的纤手,流下了一道英雄泪。

  小梦着伤口,走到武剑官的旁边,微泣地说道:「师父,雅仪姐她……她是真心深爱着你的……」

  「……」

  「师父……」

  「不用再说了!」武剑官激动地说。小梦本想再安慰师父,可是一移动身体,顿时觉得头昏眼花,趐软无力地斜趴在地上。武剑官大惊,急忙扶起小梦:「小梦…小梦……你怎么了?」

  小梦无力地说:「……师…父……是白…镰…音……刀上的……毒药……叫做……花…梅…春……是……天…下奇…毒……唯…一…可行…的…办法……是……是……」

  「是什么?快说啊。」武剑官焦急地问。小梦宛然一笑,双手圈上武剑官的脖子,吻上了武剑官那英挺的鼻子,脸泛红晕地说:「……唯…有……年…轻…男…子的……精…液……才是……解…毒…剂……」小梦说完,手往武剑官的下体抚摸着。

  武剑官未尝人事,但是救人心切。武剑官为了这个女徒弟,在心里深处下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必须面对自己所作的一切选择及后果。

     ***    ***    ***    ***

  夜空黑幕,寂寂冷夜,突然天际一道光芒划破黑暗,照亮整个佛天。一名白发苍苍的老翁抚着雪白的长须,望着天际叹了口气说:「唉……孙儿命星归位,天谴师弟,注定你苦修的百年光阴将化为流水。往往红尘以堪?孙儿雅仪啊,千字文让你的母亲龙琴香失望了。唉……难道……难道上苍要吾亲手毁灭西尘天吗?」
     ***    ***    ***    ***

  另一方面,武剑官明白一切将会实现。为了小梦,他自己百年来的心血将完全失去,接着的结果武剑官何尝不知。失去二分之一的功力,将来在险诈的武道要如何生存?……武剑官深思良久。天谴已失去了一名爱徒,无论如何,一定要保住小梦。武剑官下定决心,脸色凝重地对小梦说道:

  「小梦徒儿,为师现在为你疗伤。但是你要知道,在治疗过程中,为师的百年功力会完全一点一滴地融入你的体内,同时,为师的」剑道心传「也会被你一一吸收。换句话说,你将拥有为师的绝世武功,功力从此亦不在我之下,武剑官能为你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必然的结局,最后的一切。武剑官深吸一口气,一咬牙,把腰沉了下去,将男根浸入小梦微微湿润的花瓣。武剑官顿时感到真气快速流失,小梦的阴壁正不断地吸收武剑官的功力。相对的蜜汁受到真气的刺激,渐渐从阴户溢了出来,小梦成熟的阴道肌肉则不停间歇地挤压天谴的男性分身。

  在武剑官的治疗下,小梦的脸色开始好转,精神也恢复了不少。可是相对的,天谴的额头渗出了冷汗。小梦见此情形,便反客为主,以女上男下的方式继续抽插着。小梦的快感越来越强,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淫荡的叫声使得天谴诚实的肉棒不停的扭动着。

  「……啊……师…父……你…的……好…好…粗大……插…得……小…梦……的……洞洞……舒…服……死了……再…来……我…还…要……师父的……大……大……肉…棒……把我…的……小…洞……塞…的…满满……的。」

  小梦不断地娇喘,同时把屁股往下一压,使得插进小梦花道的肉柱一下子往更深的深处前进。这时小梦突然全身一阵电颤,淫水不停的滚滚而出,使得进出更加滑顺了。天谴年轻的新鲜肉棒,在小梦的花瓣里面搅呀搅个不停,让弹性丰富的果皮把大肉棒紧紧地包住、松开、包住、再松开……

  小梦做爱的样子让武剑官看得更加血脉贲张,使得粗大的分身再度澎胀,把小梦小小的洞口撑得松松大大的,满满的蜜水由洞中流了出来。在阳光的照射下,透明的蜜汁反射着闪烁亮丽的光辉,令人赞叹不已。

  两人不断地重复着几种不同的体位,让武剑官雄伟的骄傲开拓着小梦年轻的花圃,两人皆沉醉在巫山云雾、翻云覆雨之乐。但任何事总有尾声的时候,武剑官感觉到急流将至,连忙抽出分身,让小梦含哺着。小梦如同喂奶的婴儿,不断地吸着龟头,将天谴的男根包在嘴里,用舌头翻滚挑逗着。武剑官一阵莫名的兴奋后……

  「哇啊……」天谴大叫。同时一股白浊的液体,如洪水般从武剑官的分身中射出,小梦紧闭着嘴,不让任何一滴精液漏出。分身毫无止境,不断地喷射着,小梦足足吞了三次才把所有的玉液完全喝下。玉泉一入肚,花梅春之毒也随之而解,小梦看来一副满足的样子,天谴武剑官真不是浪得虚名……

  治疗结束,武剑官百年功力已转移至小梦的体内。天谴对小梦说:「小梦,如今你已拥有为师百年修为,可以不用再学武艺了。为师一生有两套功夫:一是剑道心传,如今你已学会;另一则是」酷杀冷剑式「,但这步功夫女子并不适合练……同时为师把自己的天命交托在你身上……」

  「天命???」小梦问道。

  「不用怀疑,历代剑官世家的传人皆有此命运。为师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告诉你做法而已。」武剑官接着说道:「为师传授给你的」七形天式「乃是唯一能扭转干坤的招式。」

  小梦不解地问:「做法???扭转???师父,我完全不懂。」

  「小梦徒弟,现在你去儒天,找一名外号叫」白色皇衣「的高人,他会告诉你全部的事情。」

  小梦问道:「」白色皇衣「?那是谁呀?」

  「他是……他是……你的……」

  「什么!!!」小梦惊叫。

              (三)泄血白衣

  在一处静寂的浓雾卸上,突然一阵急乱的脚步声迎面而来。小梦不停地狂奔着,斗大的汗水由脸上滴落,期待的心情盖过了疲倦。小梦脑海不断地想着:「父亲……我的父亲,我就要见到他了。」

     ***    ***    ***    ***

  在小梦离开之后,武剑官抱起雅仪冰冷的身躯,怜惜地摸着雅仪清秀的脸蛋。
  雅仪美丽的脸庞,如同睡觉一般微笑着,可惜佳人再也不会醒来了。武剑官内心搅痛无比,天谴对着雅仪说:「从今天起,我再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人了。」
  夕阳西下,大地一片眩红。天谴武剑官抱着雅仪,走向夕阳的尽头……孤独的身影永远是孤独。或许,这也是武剑官所不能取舍的……爱吧……

     ***    ***    ***    ***

  在西尘天之中,神秘箫声对上杀手三人组,吹箫者温儒的形影若隐若现,杀手三人眼神一对,以三角杀法从三方向中心猛攻。三人的武功皆是不世高手,刀剑以不留活命的空间向箫声进攻。

  此时悦耳的箫声再度响起,当刀剑触及吹箫者衣袍时,三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刹那间,三条鲜红的血柱喷上昏暗的天空。当三人恢复警觉心之时,彼此的刀剑已深深刺入对方的身上,流下殷红的鲜血,而吹箫者已消失无踪了。杀手三人组一一亡!「欲海深渊,名利心不变。大同世界,人人心相连。何等美丽啊!」吹箫者此时步出战局,消失在夜空之下。

 ⊥在吹箫者离开后,一名一直藏匿在暗处的黑面怪人步出,双眼看向三人组,轻蔑地笑着:「哈哈哈……凭你们三个就想揭穿吹箫者的身份,如今死于」白浪开光「之下,算是愚蠢至极了。哈哈哈……」

 …过三昼夜不停的赶路,在早风吹拂下,小梦已进入儒天的分界牌了。正当小梦试图前进时,一道剑光划破沙尘而来,小梦急忙缩脚,只见一条深约两寸的剑痕划在分界牌边,同时在浓厚的杀气中,现出一条人影。

  「此路不准通行。」一名短发的少年持剑而立,大声地说道:「试图进入者,杀无赦!」持剑少年看来不过十七、八岁,但精湛的剑法并不输给一等高手。
  小梦连忙道:「在下是天谴武剑官的徒弟,为紧要事情而来,请求一见白色皇衣前辈。」

  少年回道:「师父目前不便接见任何人,你请回吧。」

  小梦急着说:「不行啊!此事十万火急,我一定要见到前辈。」说完,便欲进入。

  「嗯……」少年剑眉微蹙,身随意动,一道凛冽的剑芒刺向小梦。小梦早有准备,一个翻身闪过剑芒后,几个弹跳,身子已跃出数十丈远,甩开了少年。
  「可恶!」少年急起直追,施出上乘轻功,紧追在小梦身后。两人一前一后,乍看之下犹如流星赶月,破风扬尘般地逆风而行。小梦的轻功虽是一绝,可是连日来的疲惫,使得小梦的体力已近极限,加上期待见到生父的心情,小梦一口气提不上来,真气一浊,整个人自半空跌了下来,正好落在一片池塘内,池水溅起约三丈高,激起闪亮的水花。小梦这样一摔,竟昏厥了过去。随后赶到的少年见小梦久久未起身,觉得情形不对,急忙跳进池塘内救人。在水中的小梦由于缺氧,加上口鼻进水,已毫无能力挣扎了。正当小梦渐渐失去意识时,一口及时的真气贯入口中,小梦缓缓地睁开眼睛,只见短发少年正以口传送真气。

  小梦霎时脸热耳红,但无奈全身趐软无力,半点挣扎的气力都没,就又闭上了眼。片刻后,少年抱着小梦离开了水面,少年将小梦平放在草坪上。基于救人,少年把手放在小梦丰满的胸部上,缓缓地替她输入真气。小梦感觉胸部一阵温暖,似乎有人正在搓揉自己的玉峰,微微睁眼偷看,短发少年正专心一致地治疗,小梦愈发舒服,乳尖不自主地挺了起来。虽然小梦穿的衣服不算少,但被水浸湿之后,勃起的乳头明显地突出在衣服的外表,少年显然毫无发觉。小梦一阵窃笑后,伸手迅速点了少年的穴道,少年只觉背部一阵麻痛,全身已不能动弹。小梦站起身来,在少年的面前褪去了所有衣服, 纤合度的侗体便完全展现在少年眼前,少年一阵昏眩,感觉似乎全身的血液都往下半身集中,坚挺了起来。

  小梦格格地笑道:「我只想拧一下湿透的衣服,为什么你会那么地高挺呀?看在你刚才救了我的份上,帮你服务一下好了。」说完,小梦脱下少年的短裤,年轻的成熟肉棒正高高地耸立着,小梦小声说了「好大呦!」便吞了下去。小梦小巧的小嘴含着少年的分身,用口水湿润了肉茎之后,便一把插入已经湿掉的花心,前前后后地活动着,小梦感到无比的兴奋。

  跟之前与武剑官做爱的程度完全不同,少年的分身带着一股活力的朝气,不断摩擦小梦黏滑的花道,小梦上下不停地摆动臀部,丰满的乳房也同时随着节奏有规律地摇晃着,中心的粉红突起兴奋地上下跳动着。就在小梦达到高潮的同时,少年被压榨的热水管也喷射出浓浓白色的液体,完全地射进了小梦子宫的深处。
  小梦愉快地望着少年,重新换上了拧干的衣服,眨眼地笑道:「谢谢你好吃的招待,我的小洞洞被你塞得满满的,下次我则要让上面的嘴巴尝尝你温热的豆浆。

  但现在我要去找前辈了,等我回来再帮你解穴道吧。「

  小梦说完,踏着轻快1的步伐,前往找寻儒天之主°°白色皇衣静琉君。
     ***    ***    ***    ***

  明亮的月轮高悬夜空,淡淡的月光照向道天。触目所见,乃是一座新筑起的坟墓。上头写着:「无缘之徒文雅仪之墓,师天谴武剑官题。」坟前插满道天特有的羊璃花,同时也是文雅仪生前最爱的花朵。武剑官默默站在墓前,一言不发地回想着曾经有过的一切。自雅仪第一天入门,到最后天人永隔,残酷的事实使得天谴的心中阵阵酸痛。

  「雅仪,天谴将会一辈子在你身边,你应该不会寂寞吧。」当武剑官沉醉在回忆之中时……一阵悲哀的笛声从远而至,天谴顿时神经紧绷,握住了背上的长剑,一言不发地望着前方。此时笛声停了,无声的环境中却充斥了莫名的气氛。
  片刻后,一封飞信从天而降,落在武剑官脚前。当武剑官看完信之后,剑眉深蹙,脸色凝重地叹气:「该来的终于来了。」

     ***    ***    ***    ***

  身在儒天之中的小梦,走了近半个时辰,所见之处,尽是鸟语花香、潺潺流水之美景。在一处水流之中,隐约藏着一座洞府,小梦疑惑地向前踏进,只见洞口悬挂着一副对联:「闲淡寻道是非常,风动静水落海棠。」联上之字写得龙飞凤舞、苍劲有力,正所谓柔中带刚,即是如此而已。小梦不觉接下了诗:「百里寻香问樵途。龙吟虎啸麒麟扬。」

 ⊥在小梦忘神地欣赏着字画之时,一声柔和平稳的声音由后传出:「接得好!
  不过诗中迷惘的程度过高,显示出期待迷惑的心情。那么,你应该是来此地找人的了。是吗?「小梦猛然一回头,吃了一惊,一时居然忘了呼吸。来者长发垂肩,着着一身雪白的衣袍,额头上有着象征文气的樱花印,手中握着一件文雅的装饰品。

  令人吃惊的是此人居然白发朱颜,比起刚才的少年,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梦礼貌地说道:「请传告白色皇衣前辈,后生罗墩华梦神拜访。」

  白衣文士道:「在下静琉君,不知姑娘找吾何事。」

  小梦接着又是一愣:静琉君。儒天之主——白色皇衣静琉君,居然就在自己面前。小梦顿时热泪盈框,一句「爹」几乎脱口而出,但随即便恢复了冷静。说道:「师父武剑官命我前来,请教前辈剑官世家的宿命。」

  「那武剑官人呢?」静琉君问道。

  小梦说:「应该回道天了吧。」

  「应该回道天?这句话是何意思?」静琉君疑惑地问道。

  小梦道:「师父说,他要把仪姐葬在道天。所以……我想师父现在应该回去了吧。」

 〔琉君再问:「仪姐?葬在道天?你把所有事情从头叙述一遍。」

  小梦道:「事情是这样的……」

  「唉呀!不妙啊!」静琉君大叫一声,随即一跳而起,直奔道天方向。小梦满头雾水,不知如何是好,但心里总有着一股莫名的压力及不安,于是跟在静琉君之后离开了儒天。静琉君施出绝世轻功,身化光形,如流星赶月一般,直奔向道天。

  嘴里不停地说着:「天谴,你太傻了,居然惹到尘天五皇之一的乐皇……但愿还来得及啊。」

 ⊥在静琉全速赶往之时,一名黑面怪人从树后面闪出,望着皇衣渐渐远去的身影,怪声地笑着:「桀桀桀……天谴遭天谴,静琉不静流。死劫…死厄…死定…死亡……嘿嘿嘿……」

     ***    ***    ***    ***

  夜深人静,沉靡的气息充斥着整个道天。武剑官已做好准备,等待信中所写:「天谴非天谴,剑官倒剑棺。冥乐终生命,五更生死判。」五更已到,早露凝珠,在一片茫茫晨雾中,响起一阵嘹亮的箫声。武剑官反手握着剑柄,等待极端来到。
  天谴知道这将是不可避免的冲突,同时也是自己最后的一战……

     ***    ***    ***    ***

 ⊥在武剑官面临死厄之时,白色皇衣的光形已经赶到,正当静琉君进入道天之时,哀怨的笛声又再度响起,同时一道光芒旋出。只见一名年轻女子手持音笛,挡撞琉的去路。白色皇衣道:「这位姑娘请让路,在下要进入救人。」

  年轻女子道:「你还不知道吗?当箫声响起,武剑官之死便已经注定,永远更改不了。」

 〔琉道:「无论如何,吾都要一试。」

  年轻女子笑道:「你进不了,白色皇衣静琉君。」

 〔琉君大惊:「你们是一伙的。」

              (四)断魂剑

  五更天明,和煦的阳光渐渐升起,金黄色的光辉陇罩大地,又是新的一天。新的生机,但对天谴武剑官而言,「明天」这个名词,是否会在他的生命中消失,完全看着命运的判笔。会生、会死,此时此刻对武剑官来说已不重要,他所要追寻的是一片祥和的世界:无人烟、无烽火,但无情的时间轮盘不停地转动着。
 ⊥在此时……一阵淡淡的箫声由远处而来,同时一条温雅的形影透早雾而至。
  天谴定神一看,一位紫发俊颜、衣色华丽、神态装严的青年,手持淡紫红色木箫,微笑地向武剑官走来。

  天谴问道:「你就是乐皇派出的杀手吗?」紫发少年道:「对一位将死之人,没必要回答问题。」天谴道:「至少不想死在无名之徒的手上。」少年道:「无名并不可耻。」天谴道:「可否留下名字?」紫发少年微思片刻后说道:「追求大同世界的音者,紫音箫贯天。」天谴道:「那我们算是同好了。」紫音道:「只有一刻。」天谴笑道:「足够了。」

     ***    ***    ***    ***

  道天之外,静琉君与神秘女子相对而立。双方情势如剑拔弩张,白色皇衣救人心切,双手凝气,准备先发制人。女子笑道:「一代儒界奇葩,竟与女人动手。」
 〔琉道:「非常时期,恕在下无礼。」女子又道:「难道你也想步上武剑官的后尘吗?」静琉道:「儒天之主,不受任何威胁。」女子道:「」龙琴香「三字的份量足够吗?」静琉:「这……」

 ⊥在静琉君哑言之际,二道冷冽的剑芒破风沙而来。持笛女子身子一翻,闪过两道攻势,静琉君趁此空隙进入了道天,破风一般地向道天深处前进。女子定神一看,小梦同短发少年出现在面前。女子轻笑了几声:「迟了。」后随即消失了,小梦和少年也赶进道天。

     ***    ***    ***    ***

  短短的一刻瞬息即过,而紫音却依旧不动。武剑官问道:「为何如此冷静?」
  紫音道:「那是因为一切将要结束。」天谴道:「说得好,留神来。」
  武剑官先发制人,手握长剑运出绝招。「极道武剑!」天谴以刻不容缓之速度攻向紫音。紫音立身不动,居然站着让武剑官攻击。天谴毫不留情,一剑刺穿紫音的心窝,一道热红的鲜血喷出,洒的武剑官满脸都是。

  正当天谴杀死了紫音之时,一道声音从后面传出:「你在往那里攻击?」武剑官回头一看,箫贯天正驻立在身后,微微地笑着。武剑官一摸脸上,原本鲜红的血液却不翼而飞了,一阵寒意涌上天谴的心头。

  紫音道:「最后的一招,将是一切的结束。」武剑官道:「求之不得。」此时悦耳的箫声再度响起,紫音的身上渐渐泛出淡紫色的光芒。武剑官长凝内元,准备发出今生最后的一招。当气氛升至最高点,两人的绝招脱手而出。「白浪开光!」

  紫音双手一扬,紫色光芒自手中凛冽的射出。「天谴武道断剑魂!」武剑官打出武剑式中最强的一招,以雷霆万钧之势而来,劈天狂势呼啸即至。

  两道气芒相接,气流飞窜石破天惊,锋芒破云山崩地裂。凶猛的攻势,激起漫天尘沙,爆炸的对决,犹如世界末日。待沙尘飘落,只见一道身影默默而立。自杀性的战斗……结束了。天上流云片片,清早的微风送来早时的寒意,众鸟齐鸣,共同迎接新的一天来到,可是……已有人魂断今生了。

  「武剑官啊……」静琉君大喊着,同时天谴紧握着长剑的手上喷出了鲜血,一道血痕从武剑官的额头上流下,泄红了俊秀的脸庞,红透了一身白色的长袍。天谴武剑官雄伟的身躯渐渐倒了下来,倒在层层黄沙之上。

  「武剑官啊……」当静琉君赶到之时,天谴已承受失败的事实,血溅黄土了。
 〔琉君激动地道:「武剑官,对不起,我来迟了。你要振作啊!」天谴缓缓地说:「静琉你……你终于来了……」静琉道:「让我来替你疗伤。」天谴道:「不……不必了…我…大限将至……走前……只想交待你……几句话……千万……保护……道天……不要让不……不死魔神……百命……百命授……接掌……道……天……否则一切……就完了……」静琉道:「我知道,这是我们五人共同的任务。」

  天谴撑着最后一口气,对着苍天狂笑:「哈……冰冷途……看来武剑官注定今世定独航……言无尽…却无法忘掉情殇……雅仪呀!」语毕,武剑官的长剑从松开的手中掉落,默默随着主人之死,而倒落沙尘。

  「师父啊……」随后而至的小梦,看见残酷的事实,不禁泪流满面仰天哭泣。
  但有谁知道,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一桩阴谋的序曲而已。

  「红乐,你为什么从战局中将我拉出?」紫音愤愤地说。持笛女子道:「武剑官剑式凛利,我怕你……」紫音道:「武剑官真不愧是一代高手,只可惜惹上了乐皇……」红乐道:「现在就回报乐皇吗?」紫音笑道:「当然不是,我要先做完一件事后再回报。」红乐道:「什么事啊……难道是?」紫音道:「答对了。」同时伸手往红乐的美胸揉动着。

  红乐的胸部虽然小了点,但由于还在发育中,所以当紫音搓揉的时候,红乐感受到轻微的痛楚,可是诚实的身体已开始作出前奏的反应了。紫音从后抱住红乐,由背后搓着乳房,挺立的分身则不断摩擦红乐双臀中间的裂缝。红乐不觉地颤抖了一下,同时自胯下流出透明的液体。紫音用双手的食指玩弄着红乐突出的山尖,用牙齿轻咬了红乐的耳垂,说道:「我现在想要,给我看吧,你的一切。」
  「嗯。」红乐颔首,脱下了内裤,缓缓张开双脚,露出蜜汁满溢的樱色花园。
  红乐娇羞地用双手手指拉开了闹洪水的车站入口,粉红色的肉壁随着呼吸而不停地张缩着。红乐娇声的说:「快进来啊……紫音哥哥。」紫音随即扶着巨形大火车,缓缓插进红乐的迷你火车站。

  紫音把大火车缓缓驶进红乐小小的车站,红乐低头看着紫音的分身不断地往自己体内插入,顿时兴奋莫名。紫音看准时机,一口气将热棒插入红乐幼嫩的花洞深处。红乐突然感觉一阵电流涌上心头,身体不由得呈弓形地弯了起来,发出喜悦的叫声。紫音此时也开始运动臀部,不停地抽动着。

  红乐的脸颊渐泛红晕,舒服地淫叫着:「啊……我的好哥哥……你真的……好厉害唷……蠕动的大肉棒……在我的体内……不停地……活动着……好……好舒服啊……」红乐发育中的花道此时被紫音的大火车抽得微微泛红,透明的蜜汁顺着肉棒流了出来。

  紫音道:「笛儿呀,你的小穴在流口水了,是不是还没吃饱啊?哥哥我让它饱餐一顿吧!」说罢,紫音加快了抽动的速度。红乐的花瓣阵阵律动,半成熟的花唇已经充血,紧紧箍着紫音的大水管。紫音感觉到红乐的玉道中有着微微的突起,不断地刺激着细嫩的龟头,滑嫩的肉壁配上小穴中的突起,使得紫音一下子就濒临高点。紫音道:「笛儿妹妹,我要射了。」红乐娇喘地道:「来呀……把热热的……液体……全部射进……我的小1穴里……哥哥……」

  紫音加强气势,猛烈地进攻数十下后,紫音感受到一股强力的急流自红乐阴道的深处疾射而出。当透明爱液射到紫音的男根上时,紫音同时也到达了极限,一道更强力的水柱,狠狠射进红乐的深处。「啊……」红乐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大叫,同时红乐幼致的嫩壁不断间歇地缩动着,把紫音萎缩的本体吸得紧紧的,一点要放它出来的意思都没有。

  两人皆沉醉在高潮的余味下,紫音亲吻着红乐的樱唇,说道:「红乐妹妹,等你长大后,哥哥一定娶你为妻。」红乐道:「哥哥,我好开心,也好幸福唷!」紫音闻着红乐淡淡的发香,紧抱住了红乐。

  道天之内,数条人影默默驻立,回忆中的一切,皆是众人共同所想之事:一代道天之主——天谴武剑官曾经有过的辉煌历史。静琉君将武剑官埋葬了在雅仪的墓边,让这一对无缘的师徒来世再续情缘……

  良久之后,小梦打破沉默,说道:「前辈,杀死师父的凶手是谁?」静琉道:「此事由我处理,你只要照着天谴生前交待去做即可。」小梦道:「可是我……」
 〔琉道:「不用再说!」小梦伤心地道:「是,前辈。」静琉道:「如今你要做之事,乃是找出地武十二神器,对抗魔天十宿。」小梦问道:「地武十二神器?魔天十宿?」静琉君道:「地武十二神器乃是十二把武器,分布在十二个人身上。这十二人,乃是天下绝世超凡的高手,每一位都拥有惊世武学。而魔天十宿则是不死魔神百命授的部下,个个具备远超过一等高手的实力。如今道天已灭,十宿应该已有两名突破封印,准备血泄人间,放出其余的八宿及不死魔神。」
  小梦问道:「那我要如何找到十二地武呢?」静琉君道:「五尘天及武氏世家你都可前往一试。」小梦颔首。静琉道:「这一路上难免有所波折。这样吧,我派剑郎随你一起,省得他一天到晚都想找人打架。」短发少年道:「可是……要我跟随一名女人……」静琉道:「这是命令!」剑郎只好心不甘的答应了。
  临走前,白色皇衣交给剑郎一封锦囊,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听到师父的死讯,就打开锦囊,照上面写的去做。」剑郎大惊:「师父……」静琉微笑:「只是万一,不用担心。」这时小梦问道:「前辈,后生可否大胆问你一个问题?」静琉道:「你说吧。」小梦道:「前辈是否曾经有过一位女儿?」小梦的眼中充满了期待。可是静琉君的回答则是:「天将暗了,早点启程吧。」说完,身形一旋,化做祥光离开了道天。

  「前辈啊……」小梦嘶声地大叫,同时晶莹的泪珠从眼中夺眶而出,小梦声咽地说:「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承认你是我父亲?」小梦泣不成声。

  剑郎上前说道:「也许……师父真有难言之隐。」小梦泣道:「你……你怎么知道我跟前辈之间的关系?」剑郎道:「在师父的房间中,有着一幅画像,师父常常忘神地看着画。而有一次在我打扫之时,看了画像一眼,画中的女孩虽然幼小,但神韵与你非常相似。所以……」

  剑郎拉起小梦,擦拭她的泪水,说道:「不要灰心,等任务完成,我们一起回转儒天,相信师父会承认才是。」小梦微微地点头:「嗯。」剑郎:「走吧!」小梦道:「去哪?」剑郎道:「如今先去我出生的地方——东尘天,或许那里有我们所要找的人。」小梦道:「好吧。」

  天边的彩霞渐渐泛黄,夕阳也慢慢西坠,大地一片静寂。小梦随同雪羽剑郎,一同踏上未知的道路。一片新的环境——东尘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