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新月公主作者流殇

新月公主作者流殇

添加:2018-11-03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新月公主作者流殇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她看着我,丝毫也没有畏惧。我看着她的眼睛,似乎也没有取胜的快乐,为此我很恼火。 

  她没有我的个子高,但似乎是居高临下地看着我1,“你杀了我吧。”她平淡地说,慢慢地垂下眼帘。 

  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你?象你这样的外族母狗,我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我还犹豫什么?我怎么就下不了手?就是因为她的美丽?还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认输? 

  “我不杀你。有很多办法比杀你还要让你痛苦。” 

  我冷冷地咬牙,我就是不能容忍一个女孩在我的面前这么高傲,她如果哀求我,甚至用她那足以迷惑男人的肉体来换取生的机会,我会毫不犹豫地奸淫她,然后象对待她的同类一样把她做成干粮,人肉的滋味比那些塞牙的牛羊肉都好,女人的尤其美味。 

  现在我不愿意杀她,我想她痛苦下去,直到她彻底地屈服、顺从。我不管她是什么吐谷浑可汗的妹妹,新月公主,被传说成仙女的西域美人,她和突厥人一样,是我憎恨的牲畜,牲畜在主人的面前应该是听话的,你没有资格要求主人杀或者饶。 

  她冷冷地微笑,似乎仍然没有害怕,也许是明了自己的命运,虽然她才只有十九岁,但看过的杀戮太多了,残忍的事情也见过不少,他的哥哥伏允就是用这样暴力的手段使吐谷浑十四个部落统一的。 

  “你要是武士,就应该用武士的礼节对待我。” 

  “因为你现在已经不是武士了。”我走近她,伸手托住她的下颌,强迫她抬头看着我的眼睛,“雅宁,你现在是我的奴隶,知道么?” 

  “被俘的武士可以选择死。”她使劲地甩头,想离开我的手。 

  “你现在没有资格选择死了,刚才你本来可以自杀的。”我捏住她的下颌,狠狠地给了她一个耳光,皎白如玉的脸颊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殷红的掌印,她的头被打的偏到了一边,银色的长发也飘舞起来。 

  我放开她的下颌,左手又是一下,手接触她光洁的脸颊的滋味很好,殴打的感觉同样的美妙,能使我狂躁的情绪更加地亢奋。我没1有用全力,不然象她这样的女孩子就是被打死也是平常的事情,我曾经三拳打死过戈壁上的豹子。 

  她的头垂下去,又慢慢地抬起来,把额前的散发甩开,吐出嘴里的血,呼吸着,怒视着我,她没有屈服。我知道离她屈服还远着呢,打她的感觉真好,我能感到全身都舒坦,操她是什么滋味的? 

  “多漂亮的头发呀。”我伸手轻轻地把散乱的银色长发梳理起来握在手里,近在咫尺地看着她那幽深的蓝眼睛,品尝着她的恼怒和不屈,另一只手在那细嫩的脖子上抚摸,很轻,很温柔地爱抚那光滑柔腻的肌肤。 

  她的确很美,和我们汉人不一样,她有雪白的皮肤,白的象透明一般,她红红的唇就更娇艳,还有红肿的腮。 

  “喔!”我撕扯她的头发时,她尽力压抑着,但还是忍不住哼了出来。 

  我强迫她把头尽量地向后仰,她的脖子完全地展露出来,她使劲地扭动着,由于被绑着,幅度很有限,我低下头,轻轻地咬她的下颌,看到她眼中那一丝慌乱,这使我很痛快,我慢慢地向下,能感到脖子里面器官的蠕动,她应该是很紧张的吧?我耐心地舔着,用牙齿挑逗着细嫩的肌肤,用舌头品尝着血管的脉动,用嘴唇感受着肌肤的颤抖…… 

  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耸动的胸脯起伏着,不过她的身体是僵硬的,我的手伸进她的衣领,穿过她的内衣,接触到她胸前的肌肤的时候,她的反应很剧烈,她不顾自己头发被拉扯的疼痛,她拼命要抬起头来,并且尖利的喊着。 

  这样的悲鸣在军营里已经是司空见惯了的,不会有人来解救她,最多是会有弟兄们在帐外好奇地偷窥,不过她的尖叫使我很兴奋,她已经感到屈辱了,那么她离崩溃就不会太遥远了。 

  吐谷浑人贴身的小衣真罗嗦,我抓不到向往的乳房,气的我使劲地向她腭颈连接的柔软的部分咬了下去,她的尖叫停止了,变成了艰难的呜咽,她拼命地躲闪,向后躲避。唾液变咸了,我停下来,用舌尖舔弄着被咬破的地方,她的血使我感到快意,这样小小的创伤其实不应该十分的疼,不过加上恐惧和耻辱,那疼会加倍…… 

  雅宁看起来很难受,“呸!”她啐了我一口。 

  我没有躲闪,伸手抹掉脸上的唾液,然后狠狠地打在她的脸上。“吐谷浑母狗,吐我?你身上的水很多么?让我好好地看看!” 

  我抓住她的衣领,使劲地向两边分开。“呲啦——”连她里面鹅黄色的内衣也扯开了,露出月白色、包裹着傲然耸动的胸脯的小衣,她真的很白,白得晃眼,她的肩头,她的脖子,她的锁骨,还有那莹润的肌肤。 

  她想保护自己,她急促地喘息着,收缩着身体,“畜生!” 

  我欣赏着那羞辱和愤怒交织的、激烈的情绪调动下已经有些扭曲的脸,她的眼睛似乎在喷火,脸上的肌肉都跳动着,还有那嘴唇,生气和害怕能使人改变,这些变化都使我血脉贲张。我微笑着,把手放到她的胸前,能感到她的心跳,有点快,还有小衣里面蓬勃的乳房,那弧线真饱满。 

  我找到小衣的搭扣,猛地发力……两团鲜嫩的肉峰脱却了束缚,在我的眼前颤动着,美妙的视觉冲击使我忍不住惊叹了,不光是白嫩细致,耸翘的


乳尖上点缀的嫩红的乳头就是两颗奇异的珍宝,连小小的乳晕都是鲜嫩的肉红色的,这乳房不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其实不是很大,可以一把就抓住,却是最美观的。 

  我喘着粗气,把自己的脸埋在那温润绵软却充满弹性的空间里,吸吮着……奇怪的是,她的身体完全地放松下来,那些美妙的颤抖停止了,我怎么弄,她也没有反应。我继续用手抓揉着她的乳房,抬头,她脸上的表情是平和的,这使我很不满意,她应该感到屈辱和愤怒的!那样我才更舒服。 

  “我的身子好么?”她看着我,嘴角带着蔑视的笑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我下意识地点头。 

  “没有男人不迷恋这身体,你也不例外。你来吧。”她又合上眼睛。 

  向我挑战?我被激怒了,怒火胜过了被那美妙的诱惑点燃的欲望,我使劲在她的乳房上扭了一把,她只是皱紧了眉头…… 

  为了更好地蹂躏她,我把她从木架子上弄了下来,双手仍然反绑在背后,不过我决定不再捆绑她的脚。 

  “其实你不用绑我,我反正也不是你的对手。” 

  “不许你这吐谷浑母狗说话!” 

  我骑在她的肚子上左右开弓,我停手的时候,她昏迷了,那脸已经不是原来的样子了,不过仍然不觉得丑陋,那银色的长发披散在我的波丝地毯上,人也瘫软在那儿……我飞快地剥光了她的衣服,让她平躺在波丝地毯上。 

  面对着面前的冰肌玉骨,我忍不住愣住了,那身体是完美的,通透的,散发着无限的诱惑的,生机勃勃的,流畅的曲线,优雅的起伏,那肩,那胸,那光滑平坦的腹,那结实的、温润的、柔美纤细的腰,柔腻的小腹下端那浓密的银色的毛毛,毛毛中那玉贝一般的妙境,一样的白腻、纯净,神秘的裂缝下端那迷人的粉红色的涡,还有圆润修长的腿,那腿是结实的,内侧却显示着女人特有的柔软酥嫩,那纤细光洁的小腿,线条优雅地收放着,润泽的脚踝,精致的脚…… 

  我觉得自己的确是控制不住了,我飞快地把自己也扒光,然后扒开她的腿。不能就这么干吧?得在她清醒的时候好好地享受她!她的蠕动,她的呻吟,或者是她愤怒的反抗,让她在我的胯下辗转,哀求,痛不欲生,彻底地屈服!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