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怀念我的老师_校园情色_

怀念我的老师_校园情色_

添加:2018-11-03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怀念我的老师_校园情色_



>第一章 少年心思初始动

  罗老师是我初中的班主任,也是教我初中英语的老师。

  她不是十分的美丽,但是有一种高贵的气质,那是一种贵族的气质,假如中国有贵族的话。

  罗老师在夏天喜欢穿一身白色的套装,及膝的裙子,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而在那个时候,我就特别

的喜欢偷偷的看几眼罗老师的小腿以及她那双可爱的小脚。每当罗老师没有穿袜子的时候,我更是心动不

已。雪白的小脚也许是罗老师给我留下的最为深刻的印象。

  年少的时候总是喜欢浮想连篇的,而对於女人也有了朦胧的渴望。

  那个时候,总是希望可以看见女子衣内的神秘之处,而高贵典雅的罗老师就成了我们班中男生眼中的

最完美女性。而我也不例外,只要是罗老师的课,男生总是最为安静的。罗老师在认真的授课,而我却在

底下偷偷的开着小差,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瞥上罗老师几眼,又迅速的逃开。

  想起年少的纯真,现在真的是感到十分的好笑。在那时对罗老师的爱慕已经深深的植入了我的心底。

我知道,我以後无论遇到谁,也不会忘记罗老师了。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件小事情,才使我对罗老师有了一些近似於邪恶的念头的,直到现在我还清楚

的记得当时的情景。

  那一天罗老师穿了一身白,洁白的套裙难以掩盖罗老师的如雪肌肤,反而将肌肤衬托成了诱人的粉红

。微微及膝的裙子难以掩盖丰满的大腿,并且隐约的透出了罗老师穿的内裤的形状。

  朦胧的三角内裤是那麽的诱人,罗老师这天没有穿袜子,白皙的小脚踩着女式的凉鞋,凉鞋的跟约高

3厘米,使罗老师的脚成为一个『弓』形的样子。若是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罗老师的脚指头是多麽的可

爱。

  当我看到了罗老师的衣着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想抱起罗老师的冲动,但是少年的羞涩与理智阻止了

我这样做下去。其实现在想起来也没有什麽大不了的,不过是一些少年时候独有的激情或者是绯红色的幻

想,假如我要不是压抑那种念头,也许就没有以後的那麽多事情发生了。

  如今看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一种莫名的感触。

  罗老师的声音轻柔而又婉转,我想起了一句很俗气的词语--幽谷百灵。也许罗老师真的是一只百灵

也说不定啊。我偷偷的想,也是啊。一个少年,能有什麽形容词可以述说心中的感动呢。然而更加另我心

中惴惴不安的事情发生了。

  罗老师上了课之後,在讲台前休息。我透过木制的讲桌,看见了我另我今生难以忘怀的情景。(那讲

桌是木板制的,属於很旧的东西了,由於年代的久远而在木板拼合的地方有了裂纹,有大有小的,我想年

长的朋友一定会明白的)。

  在讲桌的另一面,罗老师是岔开腿坐着的。可能是由於她知道有木桌,所以有了些安全感,再加上是

上课,就放开了。尽管是朦胧的些须白色,但是我可以肯定那是罗老师两腿间神秘的部位。因为顺着裂缝

继续看下去,就可以隐约的看见罗老师的一条雪白的大腿。

  我努力的睁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讲桌的裂缝。在一刹那间,我迷失於自己的不经意的发现中了。可想

而知,那个时候我什麽也不知道,没有所谓的成年人的冲动,只有少年人的兴奋。虽然很朦胧,但是我坚

信自己的眼睛。

  从那之後,我渐渐的迷上了这种偷窥的乐趣。不,那时候哪有什麽偷窥的说法。我也特别的喜欢夏天

,喜欢老师穿着裙子上课。有时候就是在偶尔的小测验中,我也喜欢将目光不经意的乱扫,希望发现更加

有趣的事情。

  而罗老师在我的心中,除了真挚的敬仰和热爱,也有了一些叫慾望的东西。

  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我堕落了,不,也许应该说的上是成熟了。我没有什麽抽烟喝酒的坏习惯,我仅

仅是疯狂的迷上了A片和成人图片。

  我最喜欢观察的,也是那些图片或者片子中女人的神秘的三角部位。而那个时候,我也知道了什麽是

叫做美腿,什麽叫做人妻,什麽叫做慾望,什麽叫做恋物癖。

  我常常暗自的想,也许我真的有一些恋物癖也说不定,因为当我在最後一个夏天再次偷偷的观察罗老

师的双腿的时候,我有一种想要扑上去抱住狠狠的抚摸的冲动。

  我甚至有一种连自己都害怕的想法,就是想用罗老师的双腿好好的摩擦我那日渐成熟的鸡巴。



          第二章 教师佳节重相逢(上)

  我在对罗老师的各种幻想中走过了我的初中生涯。

  高中真的很累,甚至是三年都没有与罗老师联系过,只是在偶尔放学路过母校的时候遇见她。

  罗老师还是那麽的年轻,迷人。而我对罗老师三年的感激和尊敬,逐渐化做了种种的慾望。我真的很

想将罗老师压倒在身下,另我为所欲为。然而我的理智告诉我,这是不行的。所以我一直没有特意的去找

过罗老师,因为我怕自己压不住对她的慾望。

  自从知道初中很好的一个女孩成了某个网吧老板的情妇之後,我对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已经看的很淡

泊了。我了解到人与人之间是由种种的慾望而连接起来的,如果刻意的压制它,那终有一天会爆发的无比

强烈。

  高考之後,我上了全国重点的大学。放荡了3个多月,开学已经临近了。我突然有一种冲动,特别的

想见见我的罗老师。请允许我用『我的』这个词,因为在不知不觉中,我对罗老师的慾望已经到了骨髓之

中了,无法自拔。

  李是我从初中的死党。这一天他来找我,说在教师节这天一起去看看罗老师(我与李是在初中同班,

他是班长,我是学习委员),我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

  随着一阵缓慢而又有力的敲门声,我与李终於见到我朝思暮想的罗老师了。罗老师还是和三年前一样

的漂亮而又端庄。她身上穿的是翠绿色的真丝连衣裙,但是一点也没有漏出内衣的形状。而她的腿上还穿

的长筒袜,我猜想罗老师刚刚下班。

  她见到我们很惊奇的样子,可能她也没有想到今天我们会来吧,毕竟我们已经是要读大学生的学生了

,但是马上就恢复了她一如既往的端庄和蔼的样子。

  『HELLO,李,张,你们怎麽来了,你们的高考怎麽样?一定是很不错吧,我猜就是,你们可是

高才生啊。』罗老师边打趣边招呼我们坐下。还略带歉意的说:『我女儿今年上初中,先生现在在上班呢

,我是当老师吗,今天放假就回来了,没想到你们也来1了,家里有点乱,也没有时间收拾。』

  『哪有的事情啊,罗老师你家可比我家乾净多了。』李笑了笑说,又转头看我:『喂,你这没有良心

的小子,也不买一些东西来。三年都不来看看罗老师,光顾着学习和找女朋友了。』

  『咦,张,你也在高中不学好了,找起女朋友了,告诉你啊,可不要被小姑娘骗了。』罗老师感到很

惊奇。要知道我在初中可是出了名的乖宝宝,就连李在初中都搞对像被罗老师训话过几次,而我却从来没

有这方面的问题,我在初中仅仅是喜欢玩。

  『罗老师,您别上他当啊,我可是好孩子的,怎麽可能那样啊?是李在造谣啊,像我这麽老实的人,

要找也在大学才说啊。』我连忙的辩解说。在心中又偷偷的加了一句:如果对您算作初恋的话,那就是早

就有了,而且到了根深蒂固的情形。

  罗老师见我说的语气诚恳,也就笑了笑,指指李,说:『你啊,还是喜欢这样瞎告状,真的是长大了

不少,脾气一点也没有变化。好了,你们来了就吃一顿饭吧,顺便也尝下我的手艺吧,我女儿今天住他爷

爷家,先生晚上要上夜班的,不回来。本来想省些事情的,既然你们来了,就一块吃吧。』

  罗老师说的很随便,话还没有说完就往厨房走。(我和李在初中与罗老师的关系都十分的好,所以也

就很随便,再加上老师与学生是人之常情,请大家不要疑惑。)

  李与我听了连忙站起来,李马上就说:『不要了老师,难得是教师节的,您怎麽还可以亲自的去干活

呢。』

  我马上也接上话说:『老师,要不今天在外面买一些东西吧,就当是我和李一块请您了。您教了我们

三年书,我们怎麽也要意思意思表示下自己的心意啊,反正我们也没有带什麽东西来,是不是啊?李?』

  李听了我的话,也是点头称是,并且和我一块的劝罗老师。

  罗老师听了,稍微的思考了一下,说:『这样也行,不过你们还是学生的,怎麽可以让你们出钱呢?

还是我来要几个小菜吧,也顺便说下你们高中的事情。李还好说,张你到了高中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有什麽有趣的事情发生吗?』

  我与李听了老师的话,互相使了个眼色,点头答应了。而我心中也想到:『现在是这麽的说,呆会要

交钱的时候抢着去交不就可以了吗?』我与李是多年死党,互相都了解对方的想法,所以现在就先答应了

再说。

  罗老师用电话在饭店要了几个家常的小菜,便与我们聊起学校的一些事情。当谈论到初中的事情时候

,都未免的感慨了一二。

  李见气氛有了一些沉闷,就笑着对罗老师说:『罗老师,您还记得初中毕业聚餐的时候张他死活也是

滴酒不进吗?当时那麽多人,连女生都喝酒了,但是就这小子怎麽也不喝,说什麽自己酒精过敏什麽的。

其实这小子都是在瞎说呢,他老妈的酒量超级的厉害,白酒都可以喝上半斤不醉的,他能差到什麽地方啊

?』

  我一听,连忙的否认说:『不是的,罗老师……』

  话还没有说出口,罗老师就笑着说道:『真的是这样吗。男孩子虽然不能酗酒,但是稍许的喝一些也

没有什麽事情的。男子汉嘛,将来都要在社会上的。』

  李听了也在一边的起哄,我见事情都到这种程度了,否认也没有什麽用处,连忙的辩解:『什麽啊?

我只是说没有喝过啤酒而已,我可可以喝葡萄酒的啊!要不今天我去买一瓶啊,让你们看看啊?』

  罗老师听了,本来不是很愿意,但是被我们以今日一别,再见就是来年的借口给说动了。而我就出去

买酒去了,走之前又给李使了一个眼色,李会意的点点头。
在罗老师家的客厅中,我和李与罗老师说着高中的趣事(李与我都在我们那重点的中学)。边吃着饭

店送上的一些家常菜肴,边喝着啤酒(我买了4瓶啤酒一瓶干红,罗老师以为多了,但是我说又不一定喝

完,也就没有意见了)。

  时间在谈笑中飞逝而过,而我们三人早就解决了啤酒,正在不知不觉的喝着干红。

  也许是藉着酒胆,也许是本来的意愿,我们的话题就谈到了罗老师的身上。而之中夹杂些须真挚的赞

美与喜爱之情,也让罗老师的本来就由於酒精作用而变的粉红的小脸更加的鲜红,发出靓丽而又夺目的光

彩,我和李看的心中激扬不已。

  喝过酒的人都知道,要是光喝啤酒的话不会醉倒的,但是要是夹着酒喝,就很容易醉了。李与罗老师

很少喝乾红,而干红的後劲又十分的足。

  到了後边,李觉得不行了,便起身与罗老师告别,而罗老师看了看李那样子--连站起来都有点麻烦

,说话都不是很清楚了,就关心问:『李--李--,要不--你--你先休息一下。呆会--醒下再-

-再说。』

  敢情罗老师也有一点迷糊了,也许是作为老师的坚持,才没有倒下吧。(毕竟我们两个是她的得意门

生,而由於我和李的敬酒,她比我们喝的都多,而我在三个人中喝的最少,所以也最清醒。反正我本来就

不会喝的,也就没有了所谓的酒中自尊的问题。)

  『罗老师,您别着急,您也有些喝多了,先让李在沙发上休息一下吧,呆会我把他送回家吧,我现在

先去洗个头清醒一下。』我见罗老师与李都成了这个样子,连忙说了自己的想法。

  罗老师听了,点点头:『我-我先在-在沙发上休--休息--』说着就要起身,而身子还没有站直

,就晃了一下,吓得我连忙的一扶。


  而在那一刹那间,我的手第一次如此亲密的接触了罗老师的娇躯。我的心中一下的颤抖,强忍着自己

的无边慾望,小心的将罗老师扶在了沙发上,让她的头靠着沙发的扶手,半个身躯自然的平躺在沙发上,

两条腿由於我不敢碰触,而依然斜垂在地上。

  看着罗老师侧着身子靠在沙发上,双眼紧闭,小嘴微张,从中散发出浓重的酒气。我突然有一种想一

亲的冲动,但马上就克制住自己了,连忙的到了厕所的水池旁边,狠狠的洗了几把脸,对着镜子一动不动

的呆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几分钟,也许是半小时,我终於从疯狂的慾望中冷静了下来,又洗了把脸,

从厕所中走出。

  当我回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李已经趴在桌子上睡得死死的了,而罗老师还是那个姿势,但从她口中的

微酣中,我知道罗老师已经睡着了。

  『这怎麽可以呢,』我见罗老师睡在沙发上,头枕在扶手上,第二天会脖子疼的。出於对老师的敬爱

,我上去轻轻的推了她几下,见她没有一点的反应,就加大了力度,罗老师还是没有一点的动静。

  『看来这酒的後劲还是很大的吗?』我摇了摇头,突然注意到罗老师的粉红色的小脸。一种恶作剧的

念头油然而生,我用手轻轻的拍拍她的脸。拍了几下,见没有动静,胆子又逐渐的大了起来,开始加重了

力道,还是没有反应,於是我又加重……

  每个人的心中都存在着魔性,当『啪』的一声脆响之後,我一下自从自己的魔性中醒了过来,吓出了

一阵的冷汗,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然而令我惊讶的是,罗老师这样都没有醒过来。当我从慌张中清醒之後,看着罗老师右边的脸颊的一

道明显的红印,心中也有了些歉意。但当我的双眼瞥到罗老师的包裹在丝袜中的长腿之後,我的目光在也

无法的分开了。肆无忌惮的贪婪得注视着,两只手也如着魔一般的在上面抚摸了起来。

  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只是一种近乎本能的行为。罗老师包裹在丝袜中的双腿是滑腻的。我虽

然没有接触到实在的肉体,但是我感觉得出那其中的柔软。

  渐渐的,我已经发现自己的鸡鸡涨了起来,顶在短裤上,而且身体也有一些的发热。而在这个时候,

我的手也逐渐的顺着罗老师的大腿而向上抚摸过去。

  『咦?』我的手顺着丝袜向上,但是没有向我想像的那样碰见罗老师大腿上那细腻的皮肤,而还是丝

袜。我愣了一下,双手又往上摸了摸,才发现罗老师的丝袜很特别,是如同裤子一般穿的。(那时我还不

知道那就所谓的连裤袜)

  『我说是怎麽回事呢,罗老师穿的真丝的连衣裙却看不见里面的小裤裤的形状,原来是有这个东西在

挡着呢?呵呵,这个东西可真的很方便呢?』我自言自语。而手却没有闲下来,这个时候,我的手隔着丝

袜正在轻轻的抚摸着女人那最为神秘的地方。其实这样没有什麽感觉,但是心里却有一种近乎变态的快感

,而我的鸡鸡已经彻底的竖了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罗老师的腿轻轻的动了一下。而这一下,可把我吓的够呛,连怒张的小弟弟都差点吓

得软了。手也忘记了收回来,紧张的看着罗老师。而罗老师只是将两个腿全放在了沙发上就在也不动了。

  片刻之後,我小心的抽出放在罗老师三角地带的手,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想要放弃,但是怎麽也不甘

心。

  我的目光扫视着客厅,李仍然爬在桌子上睡的正香。而我的脑瓜在飞快的旋转着。用什麽东西呢?罗

老师喝酒喝醉了,再给她来点什麽呢?对了,在来点白酒就可以了,这样她就不会那麽容易的醒了。

  其实此时罗老师已经是醉得沉沉的了,而她将腿放在沙发上不过是一种本能的反应罢了。而我毕竟是

毫无经验,所以又想到用白酒再灌灌罗老师。

  想到就做,我不敢动罗老师家中的酒,所以就又出去买了一杯3两装的二锅头。(是装在水杯中的酒

,刚好一杯3两,度数也很高,而且还便宜,所以我用一杯而不用一瓶。)

  我打开了这杯二锅头,将罗老师的头小心的扶起来,将酒杯放在罗老师的嘴边。罗老师迷迷糊糊的抿

了几口,就不再喝了。

  我一看,这可不行,她要是不喝的话,我怎麽敢安心的去抚摸她。一时脑袋发热,竟然自己喝了一大

口,也不管罗老师会不会醒来,就嘴对着嘴灌了下去。白酒真不是人喝的,辣死了,但是我当时也没有在

意。

  当这样灌了将近一杯的时候,罗老师的身体已经彻底的软下来了。其中可废了我好大的力气,连捏鼻

子都用上了。

  当这一切都完成的时候,我赶忙去了厕所,漱口,并把那酒杯从窗户下扔了出去,才回到了罗老师的

身边。

第二章 教师佳节重相逢(下)

  罗老师软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是呼出的气有浓重的酒精味。我慢慢的掀起她翠绿色的连衣裙,

漏除了肉色的薄薄的裤袜。

  这时我才看清楚,罗老师穿着白色的内裤,上面还有绿色的花纹。也是啊,像罗老师这样的端庄美丽

的人怎麽可能穿什麽丁字裤吗?

  (不要问我为什麽知道丁字裤而不知道连裤袜,丁字裤在漫画上就有,而切出现的几率很高的。)

  我小心的将罗老师平摆在沙发上,两腿微微的岔开,她的拖鞋凌乱的扔在地上。(她家的沙发很大的

,而且很柔软)右手抚弄着另我牵肠挂肚的小脚,而左手伸到她的屁股下面,感受着那丰满的翘臀所带来

的震撼。双眼就死死盯住罗老师大腿的根部地带。

  这样足足持续了有一刻钟之久。猛然的,我的右手抬起了罗老师的右脚,放在我的嘴跟前。轻轻的嗅

了下,没有那种怪怪的异味,而是一种成熟女性所独有的气息。

  情不自禁的,我缓缓的伸出舌头,用舌尖轻轻的舔了一下罗老师裹在丝袜下的玉足的脚心,芊芊玉足

是那麽的雪白而又柔软。

  我又继续的舔弄了几下,就依依不舍的将罗老师的脚搭在了我的左肩膀上,没有想到30多岁的罗老

师的身体是这麽的柔软,我不禁怀疑岁月究竟带给了她什麽?也许只有那成熟的丰韵吧。

  我坐在罗老师的两腿中间,她的右角就在我的左肩上,而她的那只属於女人的神秘部位也更加的暴露

在了我的眼前。虽然还有两层的隔阂,但是我已经可以清楚的看见罗老师的神秘三角是微微隆起的。

  『也许是那些阴毛吧。』一想到这里,我的下身已经完全不受控制的直立了起来,紧紧的顶着短裤。

  『反正都睡着了,乾脆哪出来吧。』我又向李那方看了几眼,之後做出了这个决定。鸡鸡从短裤的一

侧彻底的释放了出来。

  我吞了几口口水,左手继续的抚摸罗老师的屁股,而右手却缓缓的从她腰部的裤袜中伸了进去。罗老

师的皮肤可真的很细腻,我从来没有碰过如此的肌肤。

  (这只是一个形容词,在此之前我碰的最细的皮肤可能也就是出生几周的小猪吧,最後那只猪上了餐

桌,味道不错的,但是我是万万不能将罗老师与猪相比的。)

  我的右手的动作很慢,很轻柔,当我的指间碰触到些须细茸茸的东西时,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突然

有了一种尿意,并且非常的兴奋。我知道,那是我要爆发的前兆。(不要问我怎麽知道,高中生理上有,

有兴趣自己看,而且虽然我没有独自YY的习惯,但基本的这方面知识还是有的。)

  『不行,要是这样就会弄脏沙发的。』想到此处我连忙的将右手抽回来,握住自己的鸡鸡要阻止它。

而左手还要小心的将罗老师的右腿放在沙发上。

  我起身便想往厕所中走,但是当双眼望见罗老师她那微张的小嘴时。一种邪恶的念头突然的产生在了

我的脑海中。

  男人也许真的是下半身的产物。我不受控制的走了过去,将涨起的鸡鸡往罗老师的嘴中塞了进去。我

只感觉到一种温暖而又柔软的空间包裹了我的鸡鸡。这种感觉另我的手更加的颤抖,而全身上下也绷的紧

紧的,好像把所有的力气都放在了握着鸡鸡的右手上。

  我望着我的鸡鸡一点一点的进入着罗老师的嘴中,而脑子中却清晰的出现罗老师上课时朗读英语课文

的时候,是那麽的美,那麽的端庄……

  我的鸡鸡的最前端碰触到了一个更加柔软的所在,我知道那是她的舌头,刚才在用口灌酒的时候由於

着急也没有发现,罗老师的舌头是那麽的柔嫩。我控制着力道,将鸡鸡做轻微的活塞运动。

  当我第十次(我也不记得了,大概吧)碰触到罗老师的舌尖时,我喷发了,浓浓的精液一骨脑的灌进

了罗老师的嘴中,并且向外逸了出来。吓的我连忙的有右手去档,到最後拿了点卫生巾才没有将精液滴在

沙发上。

  爆发之後,我的慾望也降了很多。当看见一向敬爱的罗老师如电影中淫荡的妓女那样口中流出精液时

,心中的歉意到了顶点,而内心也更加的犹豫不绝。

  我跪坐在地板上,左手伸进罗老师的连衣裙把玩着她的乳房。其实罗老师不是那种丰满的女人,她的

乳房用一只手就可以握住三分之二,不过乳头稍微的有一点大(也是自我感觉了),但是极为的柔软,还

没有坚硬起来。(我并没有怎麽刺激罗老师,我是很小心的)可现在在我的把玩下也逐渐发硬。

  左手呢,正在罗老师的阴部慢慢的揉搓着,罗老师的阴毛很细腻,软软的,完全覆盖住了那神秘的三

角部位,而在这些娇柔的脆草之中,隐藏着一条只有两指长的细缝,虽然罗老师的双腿是微微的岔开的,

但是那条缝还是闭的紧紧的。

  我猜测那一定是罗老师的性交不频繁而造成的,毕竟她是勤劳的园丁,而她的老公是负责的大夫啊。

  两个人的工作都那麽忙,有什麽时间过多的亲热啊。想明白了这些,我的鸡鸡也又硬起来了。不过我

的手只感慢慢的在四周游荡抚摸着萋萋芳草地,或者偶尔的顺着那条逢做往返着运动,丝毫不敢插进去感

受一下里内风光。

  人都是得寸敬尺的动物,而且也是一种胆大妄为的生物。明明刚才还不敢太过分,而现在却远远不满

足只有这区区的手中快感了。

  我拿了几张餐巾纸在旁边,缓缓的抱着罗老师的上半身,将她的上半身移在沙发下,而两腿就全放在

沙发背上,岔开了将近有60度。

  这一刻我又不得不称赞一下罗老师身体的柔软程度了。平时端庄犹如贵妇的她,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

的一个无骨尤物。哦,也许说尤物并不正确,因为罗老师的胸部并不是十分的丰满,但是做为一个东方女

性,我想太过於丰满只是平添了些许妖艳的色彩,那样反而会让人无法产生喜爱,有的也只是慾望罢了。

  我的舌头隔着罗老师薄薄的丝袜,顺着她的脚拇指开始添弄,虽然隔着一层东西,感觉也并没有想像

中的那麽美味,但是心里上的满足是远远的大於肉体上的享受的。

  我想这也许就是那些恋腿癖真正热中於的原因吧。舌头舔过了脚心,爬上了她那匀称的小腿,来到那

丰满的洁白的大腿,逼近了那神秘的方寸之地。而在丝袜上也淌过了一路的水泽。

  我停下来了,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罗老师的裤袜与内裤(主要是担心一会不好恢复)两只手拽着裤袜和

内裤的边缘,便向外脱去,当罗老师的三角之地的第一根绒毛漏出来的时候,我的鸡鸡又不禁跳了一下,

刚好碰触到了罗老师的秀发。

  这又令我一阵的哆嗦,险些再次的射精而出。

  我不敢脱的太多,只是刚好将整个阴部完全暴露於我的眼前,刚才用手摸起来就发现罗老师的阴毛很

是柔软,现在看起来才发现,它是那麽的纤细,甚至是微微的发黄,刚好和罗老师的头发一个颜色。而那

纤细的绒毛虽然很密,但丝毫无法掩盖那正中的细缝。

  由於罗老师的腿岔开的较大,从那道逢也微微的看见她的内里模样。粉红而又鲜嫩,有一个小小的肉

芽漏了出来。不像我在VCD中见到的那些女的一样,是又宽松,又发黑。本来我以为都是那个样子,而

今看见了罗老师,我明白了过去错的有多麽的离谱。

  我俯下了身子,将我那硬起来的鸡鸡塞入罗老师的小口中(依旧不敢进入太多,如今想起来,那天可

真的很累,也许那时我还很单纯吧,少年无知,单纯的很啊,当然现在我也很单纯的)。

  而两手撑着沙发,不敢压在罗老师的身上,怕压醒了。而嘴刚好对在了罗老师的神秘三角洲。用鼻子

嗅嗅罗老师阴部的气息,有一种那只属於女性特有的微微的骚味(这里还是形容,在这之前我可没有接触

过其他的女性,但是从没有闻过人的,只好这样猜测了)令我在罗老师嘴中的鸡鸡又硬了几分。伸出舌头

添了几下绒毛,那柔软的绒毛被舌头添起来很舒服。

  终於,我的舌尖触到那阴道的肉芽,软软的,嫩嫩的,就好像涮羊肉中的羔羊肉一般(鄙视我吧,不

过吃过羔羊肉的人都明白,的确很像,我是俗人,没有文化,不要怪我不会形容)。另我将嘴贴在罗老师

的阴部上面紧紧的含着,不自然的一点一点的加重了力道。

  而在口中,舌头也一点也不闲着,使劲的添着那肉芽,并逐渐的往里面侵入进去。舌头被滑嫩的四壁

包围着,舒服的我四肢无力,差一点就压在罗老师的身上,还好我在慾望中还保持着几分的清明,可能与

看的《厚黑学》有关系。

  在何种情况都保持一丝的冷静(不小心又跑题了)。舌头在罗老师的阴道中打着圈子。突然从罗老师

的阴道中涌出了许多的液体来,开始我以为是尿液,毕竟喝了酒的,害的我是不敢离开又不情愿。但随着

液体的进入嘴中,丝毫没有那腥臊味道。

  这时我才明白,这是罗老师的生理的自动反应,也就是传说中的高潮……

  我继续着添弄着罗老师的阴部,过了有十分钟,发现实在是很累,胳膊都有点酸了。

  其实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冲击实在是十分的消耗体力。我吸乾了罗老师阴部的水泽。但是没有吞下去

这些我的口水和罗老师的体液。而是含在口中。

  我再次凝视着罗老师那由於受到我的口水和她自己的爱液的浸泡而愈发娇嫩的阴道,哦已经不应该称

它为阴道了,也许花蕾才能更好的描述出此时罗老师的三角神秘部位。

  若说刚才罗老师的阴道是含苞未放的花骨朵,那现在就真的是正在缓慢锭放中的鲜花了。人比花儿花

更娇啊。本来就粉红鲜嫩的花蕾现在更加的姣妍,而顺着花蕾往内,层层叠叠的蜜肉彷佛渗出水来一般,

垂然欲滴。

  我勉强的腾出一只手来,用一根手指轻轻的插入了罗老师的花瓣之中,我只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插入了

一个温暖的所在,那刚才看见的蜜肉挤压着手指好不舒服,我缓缓转了两圈,果然里面是湿湿的。罗老师

的阴道很紧,这更加另我肯定了罗老师的性生活很少。

  我慢慢的控制着自己,将我的鸡鸡从罗老师的丁香小口中缓缓抽出(其实也没有进入多深,只不过是

接触舌头而已)。当我完全脱离罗老师的小口时,一种失落的感觉涌入了心头,我微微的晃动了下有点发

酸的手。

  看了看罗老师此时的姿势,她还是和刚才一样,不过双腿已经从沙发背上滑了下来,不自然的蜷曲着



  『要是这样的话,罗老师明天全身会很难受的。』虽然罗老师这个样子极为的诱人,但是出於对她的

热爱,我放弃了继续让罗老师保持这个姿势的想法,而是慢慢的将她移到了沙发上。

  我看着仰躺在柔软的沙发上的罗老师,突然一种邪恶的念头出现,於是我又将她的两腿微微的岔开(

由於裤袜的原因,无法岔开很大)。

  『刚才罗老师的阴道湿了,现在风乾一下也很好啊。』我恶意的想。

     ***    ***    ***    ***

  我轻轻的跪坐在罗老师的头边,弯下身子,目光移向了罗老师那微微张开的小嘴。

  由於我的鸡鸡刚刚的从她的嘴中离开,所以此时罗老师的小口没有闭合上,红艳艳的小嘴中微微吐出

混浊的气息,还带着一股酒香味。我两手轻轻的抚摸着罗老师的双狭,慢慢的将口贴入罗老师的小嘴。如

同刚才灌酒一般,缓缓的将这混了我的口水和她的爱液的混浊液体渡入了她的口中。

  虽然我看不见,但是我感觉的出罗老师的喉头在轻轻的颤动着,当她的喉头停止只是。一种突如其来

的快感莫名其妙的涌入了我的心中。

  我很快的就迷失在这里面了。直到我的舌尖碰触到了罗老师的香舌,才把我从那之中唤醒,但马上又

沉迷於更为强烈的感官享受之中了。

  (在这里稍微解释一下,我那第一次突如其来的快感是属於心里上的征服,而第二次是由於真正意义

上的亲吻,刚才灌酒的时候很紧张,所以即使有接触也没有在意,希望大家的理解。)

  我与罗老师的口舌紧紧绞缠着,这是我才发现接吻是如此美妙的一件事情,尤其是当两舌紧密的缠绕

着时候。我的舌头在罗老师的口腔中转动着,时而舔舔她的牙齿,时而轻轻的舔舔她的舌头,连带着罗老

师的舌头也在她自己的口腔中转动着。

  我的口水渡入罗老师的小口中,而罗老师的香津则被我吸允过来。我在不知不觉中迷失了最後的本性



  我不知道慾望是如何产生的。我只是明白,当强烈的慾望席卷而来的时候,作为一个正常的男生是无

法抵挡着(这是我当是的年龄,可以说上是男生吧)而无法抵挡的後果,就是逐渐的丧失自己。做出自己

都不清楚的事情来。

  在迷失之中(以下动作纯粹是对当时的猜测,我也不知道手是怎麽动的,不过是为了文章完整性),

我的双手也逐步的从罗老师的双狭离开向着她的身上游走,而我的身体也在变换着位置。

  可能是有意而为,也可能是无意造成,当我从激情中恢复自我的时候,吓的我本来坚挺的鸡鸡差点软

了下来。

  此时的我坐在了沙发上,我的短裤与裤衩就在一边的地板上,而我的鸡鸡就从罗老师未褪下的裤袜下

面穿过,只是现在微微的有一些的发软,而罗老师呢,却莫名其妙的面向着我,叉坐在了我的腿上,而我

的两手呢?右手环着罗老师的腰,指尖刚刚可以碰触到她的左侧的乳韵,而左手却不客气的从後面抚摸着

罗老师的阴道,食指插在阴道里面,都有两个指节了。(刚才顶多才是一个指节的)

  虽然她的衣服没有在刚才的激情中遭到损伤,但是我的双腿感觉的到,罗老师那没有褪去的丝袜正紧

紧的抵在我的两腿上,随时都有撕裂的可能。我不知道我给罗老师灌的那些酒有没有持久性,也不知道刚

才的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动作有没有惊着罗老师。

  『也许我再动一下,她就会醒来。』这个念头时时的在我的脑海中徘徊着。

  恐慌与害怕也许是慾望最为强烈的催生药剂,当我的鸡鸡更加的坚挺直到顶到罗老师未褪去的裤袜的

时候。我在不得不感慨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动物的同时,也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现在罗老师没有醒来,还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然而在我的鸡鸡的『强硬』的攻势下,罗老师的裤袜

是不会支持的太久的了,若她的裤袜一撕裂,我恐怕就永远也无法再次的一亲芳泽了。

  我小心的将双手环抱在罗老师的纤腰上,想要将她从我的腿上抱离,但是罗老师的身体实在是太软了

,两只脚一点力气都受不了。我是第一次的责怪罗老师有这麽柔软的身骨。

  没有办法,我只好将我的身体作为罗老师的依靠,以此来将罗老师扶起。罗老师的娇乳紧紧贴在我的

胸膛上,但是我没有时间感觉她的温柔。

  我环抱着罗老师,她的双脚放在地上,呈一个八字,丝毫不能支撑身体一点的重量。罗老师的身躯的

重量全都压在了我的胸膛上,但我感受不到一丝疲惫。刚才的动作没有惊动罗老师,这不得不令我怀疑酒

的效果是不是有一些太大了,但当我看见挂在罗老师嘴边的一丝满足的微笑时,我逐渐的明白了。

  也许今天对於罗老师而言不过就是一个很罕见的春梦罢了,但是对於我来说呢……

  哲学家常常喜欢探讨人存在的价值。他告诉我们要随时的思考自己生存的意义。我不知道其他时候我

会不会思考写所谓的何谓存在。但是此刻呢,我的脑海中完全被慾望所占据了。

  来源於远古所有的信仰都有对性的探讨。而我作为他们的传成者而言,是该思索一下这性的奥妙了。

如果说过去我是懵懂无知的小儿,不过是对性的好奇的话,而现在我就是那初涉神秘领域的少年,我思索

,故我存在。性的昇华,也就是对人生认识的昇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