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另类小说  »  最后的盛宴作者燕山雪

最后的盛宴作者燕山雪

添加:2018-11-06来源:互联网人气:加载中

最后的盛宴作者燕山雪





  蜜月刚刚渡完,我便离开了我新婚的爱妻莉莉,被公司派到加拿大去处理那边的一些事情,半年的时间里饱受相思之苦。 

  虽然越洋电话有公司报销,但打得时间越长却越难受,想想看,刻骨爱恋的人的声音在你的耳边轻响,身体却远在天边你无法触摸的地方,这是怎样的一种折磨?因此今天下了飞机钻进汽车的时候,莉莉就逼着我跟老总请了一个礼拜的假,说就算是公司开除我,她宁可自己出去工作来养我,也不愿意和我再分开一秒钟了。 

  “当然,我永远都不会再离开你半步。”我抱着她,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她的泪水落在我肩膀。 

  在车上我们一直强忍着快要焚身的欲火,直到莉莉把车停在楼下,拔出车钥匙的一瞬间。我一把把她从驾驶座上拉到我怀里,另一只手猛地拉开车门,钻出汽车,把她扛在肩膀上,一脚踹上车门,连锁也没锁就往三楼猛跑。 

  楼道里没人,只有我的脚步和两个人的喘息在回荡,那喘息不是累的。到了三楼家门口,我的手差点哆嗦得把钥匙掉在地上,插进去,向右扭,怎么不开? 

  再扭,还不开,什么,钥匙错了,到底是哪把,到底是哪把?对,就是这把,没错,插进去,行了,门开了,家,我的家,我日夜思念的家真实无比赤裸裸地呈现在我眼前。我的腿软得几乎迈不进家门,咬着牙挪进去把门在身后关上。 

  卧室呢?卧室在哪里?是了,这里,我扛着莉莉冲进去,这张床我思念了整整一百八十天!莉莉像条麻袋一样被我扔在粉色的软床垫上,披头散发,脸色潮红,我扑上去刚想脱她的衣服,她从床上坐起来抱住我,一翻身反而把我压在她下面,像骑驴似的骑在我的身上,十根手指灵活麻利地解去我的腰带和前面的裤扣,掏出我雄伟的阳具一口吞进嘴里,用力套弄起来,全然不讲半点手法。 

  这简直是在强奸我,不能示弱!想到这里我一把揪住她满头乌黑的长发,把她的头狠狠按在我小腹上,阳具整根捅进她的嘴里,我甚至能感到龟头在她的喉咙口顶着她的扁桃体。 

  莉莉憋的满脸涨红,几次想抬起头来都给我按下去,直到最后她实在坚持不住了,用牙齿狠咬我阳具的根子,我才放开她。她抬起头长出一口气,手指依然紧紧握住我的阳具,仿佛握着一根救命稻草,一松开手就会沉下去再也上不来,喘过几口气来后又把我的阳具吞进嘴里,手口并用,力度之大让我感到仿佛它要从我身体上被拔下来一样。 

  我趁这个机会脱光了自己的上衣,然后使出吃奶的劲才把莉莉从我的阴茎上拔下来,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她压在我的身下,骑上去。莉莉母狼似地嗷嗷直叫,两眼通红全身冒火,也不知怎么就把我的裤子脱了下来。 

  我开始脱她的衣服,妈的,扣子这么多,好麻烦,不管了,伸手就撕,烂了再买,妈的,怎么穿了这么多层?我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骂道:“他妈的,烂贱逼,知道我今天回来还穿这么多?” 

  莉莉的手握着我的阳具,被我一把摔开,疯子似地猛撕她的衣服,嗤拉嗤拉的声音中莉莉的胴体慢慢裸现出来,仿佛一只苹果被一刀刀削去果皮,露出鲜嫩雪白的苹果肉。等不及全脱光,我一头扎进她丰满的大白奶子中间,一手一个死死攥住,舌头沾着涎水,狗一样舔着她红喷喷的乳头,涎水流了她一胸脯。 

  不解气,我张嘴向她1的乳房咬去,口齿间软中带硬,刀子一样的乳香味狠狠剜进我鼻子来。莉莉狂叫着,我知道她不是疼的。她抱住我脑袋,按在她胸前,大堆大堆的乳房肉铺天盖地地把我淹没,我差点憋死在她的乳房之间。 

  我挣开她的胳膊,把她的胳膊按住,她两腿大开,不等我提,已经自己架在我的肩上,不用去摸,小穴里流出的骚水已经打湿了好大一片床单。 

  我备马提枪,枪尖铮亮,杀气腾腾一枪穿心而去,却不料敌将使两片钢刀相迎,刀法精湛,反把一条长枪夹住,进退不得,我暗中使力,抽回长枪,又是一招杀去,敌将钢刀如封似闭,借力打力,一团刀光裹住长枪,你来我往,招招夺命,三百余合不分胜负。 

  忽地敌将一个破绽,我枪花一抖,使出绝杀百鸟朝凤,无数枪头在1敌将身前乱点,搅乱敌将刀招,当年赵子龙曾以此招斗杀业师高览,此刻使将出来,真是虎虎生风,逼得敌将连连求饶。我哪里肯听,步步进逼,殊料敌将有诈,避过枪尖,两片钢刀忽地搭上枪杆,以意使力,长枪顿时滞涩,不能随心所欲。 

  敌将催动内力,钢刀以主驱奴,枪头被刀光裹住,夺了几夺,多亏久经战阵才未脱手。我两膀叫劲,夺回兵刃,催动坐骑,二马一错蹬,我佯作不敌,打马落荒而逃,敌将举两片明晃晃钢刀紧追不舍,口中兀自叫骂不休。 

  我暗中察看,见敌将面露骄狂轻慢之色,全无防备,时机已到,猛可里勒转马头,回马枪倏然刺出,一记白蟒出洞直取敌将,这本是赵子龙绝技盘蛇七探的第四招,去得疾来得快,敌将躲闪不及,一枪正中心窝,狂叫一声向后便倒。 

  我正待大笑,却不料敌将手中钢刀脱手飞出,迎面而来避无可避劈,断长枪直取要害!大股大股的粘稠的液体激射出来,在莉莉的阴道深处水乳交融。我抱着莉莉,哀号着瘫软下去。 

  莉莉趴在我身上,下身紧紧贴着我,流出的东西在两人四条腿上蔓延开来。 

  莉莉喃喃道:“老公,让我现在死了我都不惦记啥了。” 

  这是我们自相识以来最为激烈的一次欢爱,真正的精疲力竭,虽然早就说好要连轴狂欢,但现在我们躺在床上再也不想干了,没力气干,也没心思干,积蓄的所有激情 在短短几十分钟内全部耗尽。我勉强为自己点上一支烟,吸了几口,有了点精神。莉莉从我身上翻下来,躺在床上。一阵难耐的沉默后,忽然两个人同时说道:“现在咱们干点什么?” 

  我和莉莉相对一笑,我们曾无数次出现这种心意相通的事情。 

  “看电影吧。”我说。 

  “好啊,看什么碟?”莉莉趴在我胸脯上问。 

  “我去找找看。”我光着身子下床走到客厅里,拉开电视柜下面的抽屉,这里有满满一抽屉的盗版DVD光盘。我取出一张夹在底层毫无标识的光盘,打开DVD机和电视机,把盘放进去。莉莉裹着一条大毛巾被走到沙发前坐下,我坐回她身边,拿过遥控器,按下播放键。 

  “什么片子啊,老公?”莉莉软软地靠在我的肩膀上搂着我的脖子说。 

  “我先不说,给你个惊喜。” 

  29寸的宽荧幕上出现了一个房间,一群人正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摄象机和摄像师的水平都不高,画面有点模糊,过了几秒钟才清晰起来,但仍然有一点呲光,还有点晃动。吃火锅的大约有七八个人,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正推杯换盏。桌上摆满了盘子,盛放着红白相间的鲜肉片和下水,中间滚开的涮锅热气腾腾。 

  “这是什么呀。”莉莉问。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